Tuesday, March 24, 2009

忠孝仁愛禮義廉

幾個禮拜前
Josh 乾媽要帶 Josh 來我家附近檢查牙齒
我們兩人在電話上吱吱喳喳地約定隔天在牙科診所見面
小孩看牙大人可以順便閒嗑牙
正所謂一石二牙、何樂不為
因為背景微微有點人聲鼎沸
我忍不住問 Josh 乾媽人在何方
Josh 乾媽回曰 :
我們正準備要去醫院啊
David 的妹妹要生小孩了
剛剛聽說已經開了三指
痛得很、醫院又還不肯打 epidural
對了
妳記不記得大概開到幾指就快生了?

我記不得

Ethan 是從我胸腔最上端心跳三度暫停後千鈞一髮之際被醫生連擠帶拽硬拖出來的 ( 註一 )




Oli 是比較文明地由著我 check my Outlook calendar、化好妝、自己推著 IV 架子走進手術室讓人好整以暇割個口子掏出來的






故而 「 開到幾指 」 對我而言不具任何醫學性或紀念性意義


當晚剛好姊姊在我家
忘了是來借東西給我、跟我借東西、還是純粹串門子的 ( 註二 )
所以我轉頭便問:
喂!妳當年生 April 時開了幾指才開始 push ?
給我沒頭沒腦一問、姊姊說好像是六指吧
掛了電話我們姊妹又絮叨一陣彼此都已經聽過很多遍的生小孩湯姆歷險記才 call it a night

如果不要多想呢
這也就是一個隨口談談的閒事
下趟看見 David 妹妹約莫就準備著偷捏人家小孩的胖大腿
可問題是我是一個非常 visual 的人
當晚輾轉反側想的就是 「 開了幾指 」 這個主題
( 到底關我什麼事我輾轉反側個什麼勁兒呢 ?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
並且無論如何沒有辦法把幾年前來我家吃過一頓飯
吳儂軟語、面孔巴掌大的 David 妹妹
和兩腿剌得開開、由得醫生護士這個摸一把、那個戳一下的狼狽產婦聯想在一塊兒

我尤其不能接受一個血淋淋的事實 --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可以把 「 開了幾指 」 這種層級的問題
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地就問出來 ?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已經不必發明代號、毋需支支吾吾
隨時隨地都可以大大方方地跟剛認識、甚至不認識的人
閒聊生產、喂奶、甚至 "while we’re working on our second baby, the best tip we heard was..." 這類涉及性教育或性器官的話題 ?

記得 Ethan 剛出生
天氣熱加上嚴重皮膚過敏
我把家裡冷氣開到 64 度還是熱得香汗淋漓
只好在自己房裡脫到 ( 套句我奶奶的話就是 ) 幾乎要把皮都扒下來
可出了房門我就一件件乖乖穿上
因為我不好意思在 RG 的媽媽面前穿太少

RG 媽媽是全世界首區一指的好婆婆
永遠面帶 「 沒關係 」、「 這個我了解 」、「 跟我說妳要怎麼做我全力配合 」 的微笑
面若菩薩、心如止水、可是手上永遠不停地忙這忙那
務求給她的兒孫們最舒適的居住環境、最和諧的家庭生活
連我這麼個雞蛋裡挑骨頭、凡事找碴的烏眼雞
碰上如此善解人意的好婆婆都只能俯首稱臣
所以我不敢扒個精光下樓不是礙於她的威嚴
而是自己說不上來的羞恥心

有沒有搞錯 ?!
羞恥心 ?!
從高中起裙子就短得露屁股的人那門子的羞恥心 ?
我也覺得好奇怪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跟生產、小孩、motherhood、及其他正當健康教育有關的一切話題
一直有股礙難出口的心結
所以儘管我髒話照三頓飯發放、黃腔一年四時不斷
聽到別人眉飛色舞地跟朋友描述自然產的種種過程
卻只能瞠乎其後 :
妳們講的是跟 「 那裡 」 有關的事情耶 !
「 那裡 」 很 「 那個 」 耶 !
怎麼能講得那麼神色自若呢 ?

可是八月天氣好熱啊
皮膚過敏已經抓到破了流血、結疤、再抓、再破、再流血、再結疤...
再下去我僥倖沒有 stretch marks 的肚皮只怕要留下 itch marks 了
終於有一天、我心一橫、牙一咬
拎著 Ethan、穿著衣不敝體、充滿汗漬的 camisole 跟甩橡筋的鬆垮內褲下樓吃飯
想當然爾婆婆根本沒管我穿的有啥不同
四菜一湯加中藥照常上桌
Ethan 嚎啕起來照樣交到阿媽手上

套句我媽媽以前管教我們最常說的其中一句話 :
( 她的至理名言可多了、以後專文介紹 )
解放是一條不歸路
規則鬆弛了想再緊回來幾乎不可能
一旦我發現 「 不好意思 」 只是我的心理障礙、別人根本沒眼看我、沒耳聽我之後
世界忽然開朗了起來

我突然發現我可以在家裡邊吃飯邊喂奶
媽媽在上面據案大嚼、小杯比在 Boppy 上努力加餐飯
飯屑菜渣還常常掉到小杯比的頭髮裡...
我也可以在餐廳裡邊吃飯邊喂奶
還可以古道熱腸地張羅 「 吃嘛吃嘛我就不招呼了喔! 」
或是橫眉豎眼地使喚 「 Yo ! 你把那盤 XO 醬海鮮刀削炒麵往我這兒挪挪我才可以一邊吃一邊喂啊 ! 你沒當過媽不知道當媽媽很辛苦嗎 ? 沒吃過豬肉總看過豬跑吧 ! 」
我最自豪的是邊逛 San Francisco Lunar New Year parade and street fair 邊喂奶
Baby Bjorn 繫緊、Ethan 頭上虛應故事地搭條 burp cloth
這兒也逛了、那兒也喂了 !  ( 註三 )

至於其他健康教育主題我也逐步解放 :
「 妳喂奶喂了這麼久了 period 回來是應該的啊 ! 」
「 叫你老公晚上努力一點加個班你們生老三啦 ! 」
「 鬆弛的肚皮還可以 tummy tuck, 然下垂的乳房隆一下有用嗎 ? 」
「 我覺得我的更年期快來了不然為什麼會忽冷忽熱脾氣乖戾 ? 」 
( 照這個定義我應該已經更年期很多年了... )
「 Ethan 你今天晚上自己洗澡有沒有把鳥鳥的皮褪下來洗 ? 要洗乾淨喔否則 girls 不喜歡呦 ! 」 ( 註四 )

我可以把這些日益鄙俗的舉止全都賴到 「 為母則強 」 上去嗎 ?



註一 : 小孩當然不可能長在胸腔裡,可是以當時醫生只差沒一屁股坐在我胸口上把 Ethan 擠出來的陣仗及疼痛程度而言,我堅持 Ethan 是從我胸腔裡拖出來的 ! 他的心跳三度暫停倒是真的

註二: 我們兩家住的非常近,同一個社區只隔七棟房子跟一條小馬路;她在那邊燉紅燒肉我可以聞得到、我在這裡恐嚇小孩她也可以聽得見; 「 光陰的故事 」 裡描繪的眷村不過如此吧 ?

註三 : 寫到這兒心裡想的是李立群和李國修的 「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 」 裡頭 「 這兒也看了、那兒也尿了 」 的橋段; 真老梗,要達到一定歲數的人才懂啊 ! ( 倚老賣老地蹺起二郎腿並吐出兩個煙圈 )

註四 : 讀完之後 Ethan 爸爸替他主持正義了 -- 「 妳不可以把他的鳥鳥寫進去啦,這樣他長大看到不好啦 ! 」 笑話 !!! 這是我的部落格柳 !!! 我連名字都只用自己的,完全展現一人做事一人當的氣魄; 再說這倆傢伙將來反正也看不懂,所以本宮愛怎麼寫就怎麼寫,不服氣的人小心我下一次公佈其各種不為人知的秘密,嘿嘿嘿 ( 呂秀蓮來了..... 唉,怎麼又想到一個老梗..... )

37 comments:

微米和卡卡 said...

huh,今天居然我能坐到沙发,勖一好!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严重要求看:“裙子就短得露屁股的人”!!!

maya said...

是啊,想当年做姑娘intern的时候
和一群妈妈们一起吃中饭,
看她们眉飞色舞地讲胎盘出来的时间和长像
只有和一个男同事一起默默离开了

Anonymous said...

“解放是条不归路”,警世名言啊~~

「 Ethan 你今天晚上自己洗澡有沒有把鳥鳥的皮褪下來洗 ? 要洗乾淨喔否則 girls 不喜歡呦 ! 」,哈哈哈,好可爱。

我有伸缩纹的,各位美女高才妈妈们有没有祖传秘方?

Shuyi said...

對啊
我以前聽到那些可怕的情節
心裡常想
妳沒別的可說了嗎? 一定要講這個!
非常想把她們的嘴統統縫起來...
現在我自己的嘴大概聊過兩次的人都亟欲剁之而後快吧! :D

我聽說 StriVectin-SD cream 對淡化妊娠紋很有效
Costco 也賣
我一直想買它們的 eye cream 試試

Anonymous said...

谢谢美丽的Shuyi~~

产前化妆。。。实乃爱美至高境界。。。啊啊啊
抓着IV架子前进的背影,好好好气势澎湃。。。

原来帅哥是这样产生的。。以及,这样长大,嘎嘎

Shuyi said...

我化妝的時候一直叫姊姊不要照
這種 "before" 的照片要是不小心流傳出去
我辛苦建立出來的假象豈不毀於一旦?
( 沒錯,我自己把自己當 celebrity 高規格要求 / 對待 )
可是後來萬分感謝她幫我忠實紀錄整個過程
還有很多更嚇人的留給自己觀賞即可
否則就再騙不到旁人說我美麗了..... :)

抓着 IV 架子前進之所以氣勢澎湃
全拜我的外八字之賜啊
哈哈!
( 好像沒什麼好得意的? )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补照片了!惊喜ing
恨不得给美丽的产妇推轮椅去!
为什么我一点想不起来我是怎么进的产房呢?
有个close的姐姐真好

lanfear said...

看你说起产后衣冠不整,想起我当年生完孩子的糗事。。。

生完肚皮以后喂奶才知道喂奶之痛比生产之痛好不了多少。买了些许nursing bra头一个月完全用不上。碰一碰刀割一样,哪里顾得上将来会不会下垂。到最后,连丝绸睡衣都嫌痛,干脆找件T shirt,胸前剪了两个洞,天天穿着在家里晃悠。

有天正穿着喂奶T shirt抱着孩子给闺蜜打电话,突然一个女性邻居跑来看我和baby,我家领导估计是对我衣冠不整已经熟视无睹,居然没给我任何换衣服的时间就把人家引进家里。。。

如果当时有个地洞,我一定会钻进去。如果当时可以把领导打一顿,我一定会把他臭揍一顿再休夫。我人生经历的无数糗事,这件绝对可以排进前三。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分特呀分特
你们一堆人居然在这里灌起水来了

shuyi呀~~~~~~~~~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地下亲家耶~我们家胖子不懂事,交交男朋友就交一交,要嫁人还是我说了算的哈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侧切!你有没有跟人大聊特聊过侧切? :D

StriVectin-SD cream没用啦
就只有laser一条路可以走,拉皮是另外一条。

Vivian said...

good god. it's gotta be a motherhood thing. can you imagine ariel and i talk like that?! :9
we only talk about dating life, or lack of...

vivian
your very single best friend from high school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ft 6这个花蝴蝶她妈。
我嚼着侧切跟几指对于勖一(好难找的xu)来说一样是“不具任何醫學性或紀念性意義的”吧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打个小岔

你提到“老梗”

我看康熙来了里面他们就常提“梗”
这个“梗”的来源是什么?
我在猜是跟我们说的“捧哏”“逗哏”有渊源呢还是就是台语什么的来的?

-- 这个问题好像很无趣呀。。。但是学究还是很想知道

Shuyi said...

Eve:
姊姊當時還住 NY
是專程飛來照顧我和 Oli 的
所以 Oli 在世界上的第一晚是阿姨陪的、爸爸則在家睡覺
隔天姊姊回去
我還狠狠哭了一場、並遷怒每一個人

lanfear:
我笑死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
妳把這麼 visual 的畫面給我
我明天上班一定還會偷笑一整天!!!!
我到後來也是只穿 nursing bra 然後扣子不扣、兩片揭下來、務求把衣服跟皮膚接觸的面積減到最少
那時候真是.... 擦多少綿羊油都是白搭啊!
此外罵人的時候會覺得氣勢有點弱
底下多出來的兩粒瞳仁並沒有實質幫助
反而扯後腿 ::)
老實說、這麼喂過兩個以後
我真的覺得女人的乳房一點也不引人遐思
就只是工具罷了
有哪個正常男人看到別人拎出裝滿錘子和螺絲起子的工具箱會很興奮啊?!
當然話說回來
當自己的工具箱只剩細細的幾枝純手動螺絲起子以後
看到別人的塞滿琳瑯滿目的老虎箝子電鑽噴槍橡皮錘子純鋼扳手等等還是很羨慕的...

六啊
怎麼能記不得呢?
妳是我最愛的地下親家呀!
我這陣子一直叫 Ethan 要好好賺錢
他爹媽一窮二白不代表他不能自己賺出很多錢啊!
天下居然有側切這種生產極刑嗎???
寫來看看!!!
"老梗" 是敝老狗一條從網路上看來的新把戲
"梗" 大概的意思我猜是一個楔子或一個眾所周知但不見得具有文化或歷史背景的小典故
好像不是台語

小譜譜:
單身間的話題有時候比這個勁爆多了
妳忘了那些 test drive 的共同記憶了嗎?
我可沒忘
只要妳不反對
下次我來發個文寫個回憶錄紀念一下吧! :)

就这么长大 said...

hoho,这个blog本来就好玩了,下面的跟贴更是笑死人.:)

"底下多出來的兩粒瞳仁",这个这个,实在是非常令人遐想呢。

側切并不可怕啊,连撕带切比较......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mua~来,啵一个

估计你的单身朋友不知道,虽然你已经变成今天酱紫,但是还有值得庆幸的事,那就是,你都是c-section,木有经历过各种产道的极刑,否则的话你还会有多少话题来吓死他们呀~

歪歪你这个太visual了,还连撕带切的
这下好了,女的什么都是工具了。偶们基本上就是一堆生了锈,又没有size,又没有手感,又没有弹性的废弃品耶~

mi6 said...

喔我最愛這種不忌話題的人了!什麼那個那裡,一下指a一下指b誰懂啊?(最近看廣告才了解月經這兩個字文獻上從沒顯示有正式使用在廣告上的紀錄)("那個"來指月經,你說的那個應該就不是這個吧?),你非常有潛力入選將來我要推廣的"去性化運動",搞什麼嘛?器官就器官,遮掩什麼?遮掩的原因還一下說神聖一下說髒說淫穢,莫名奇妙的人類。

看來你婆婆帶你不薄嘛!這樣你就賺到了,你待你以後的媳婦很好你也沒損失,待她很差則是賺到。

就这么长大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抱一下歪歪
跟我想的差不多

就这么长大 said...

好学(不如说是无聊更恰当)的人去google老梗是什麼意思,然后找到这个。

我真是做科学家的材料啊。//佩服自己一下。;p

http://komica40.dreamhosters.com/f5/read.php?key=1148560572

六猜得很接近了,不愧是相声迷。^_^b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天使之家啊,感情就是好!
你们喂奶期间真的在家都是酱紫啊?能不能麻烦生个老三,我去探望探望啊?

恩,ethan他爹妈穷不穷我不清楚,二白是绝对的。

微米和卡卡 said...

勖一,你要不要来我们club灌啊,我都和你姐提了好几次了也没有人理我。

Shuyi said...

好厲害!!!
所以這個詪/梗/哏究竟那一個才是對的?
怎麼唸啊?
幾聲啊?

"那個" 不是很多人用來講所有不知如何啟齒的話嗎?
好像不一定指月經
By the way
我還發現不想直接講器官名稱的時候
用英文就忽然海闊天空起來耶!
vagina 啦
penis 啦
testicle 啦
intercourse 啦
聽起來都充滿學術氣息 :D

Eve 妳想欣賞我的四粒黑眼珠有什麼問題
何必等我不小心生老三?
下次一起去 spa 就好啦!
只怕妳看完會不想再喂第二個小孩 
因為犧牲實在重大啊! :D
對了
忘了誇妳做的蛋糕真好吃
完全不膩、而且奶油輕飄飄
等到 Ethan 生日請妳做一個奶油和蛋糕比例對調的蛋糕好嗎? :)
(我真無恥之尤...)

連撕帶切然後用手一陣亂掏
完事兒了再用細細的彎彎的魚鉤一樣的針縫起來......
哇哈哈哈哈哈哈! :)
我聽過最慘絕人寰的是一位好友 (Ethan 的地上岳母) 在 push 過程中把尾椎都擠斷了.....
現場只聞 "啪!" 的一聲脆響!

失敬一下 --
"你要不要来我们club灌啊" 是什麼意思啊?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大陆的说法是“哏”,就是一根绳子两根绳子那个“根”字的发音,读二声。
我一直猜测台湾的“梗”是从这里演变过去的。但是又觉得这其实很有台语的意思,所以才问你的。:)

没错没错!
骂人也一样啊
英文的骂起来显得好像文明些。

eve是仙女耶,仙女难道会介意么?

club就是你姐姐认识我们大家(或者说我们瞻仰你姐姐)的地方呀。
一个论坛下面的一个版面。
灌水就是聊天啦
其实现在你和你姐的blog差不多就发挥着这样的作用,没啥差别了已经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mit最近歇菜了
等两天好了就可以灌。只是,我最近老板压榨的厉害,shuyi真要去灌,我只能扼腕不能助阵/添乱了。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受到美女帅哥(就当ethan本人提出的吧)邀请,欣喜若狂哦。期待ing

no_idea_yet said...

你们家Ethan有几个准媳妇了?我带我们家老大来凑个热闹好不好?

no_idea_yet said...

还有你那篇湾区工程师为什么看不到?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崩溃了
美女sophie都来竞争了

开始黯然神伤

Shuyi said...

歡迎新的準媳婦的媽媽! :)

灣區工程師起了個頭
然後很快就眼高手低了 (how typical of me!)
現正努力收尾中
昨晚一不小心按到 publish
居然就被發現了! :o
我有點怕文一發我的工程師朋友們會與我割席決交
所以發文前周密的 disclaimer 要先想好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之類的 :)

6
我們的關係是已經進行到孩子們各自帶回房的地步啊
妳為什麼要黯然神傷呢?
我沒到 starsea 的地盤上靜坐抗議
就是因為信任我們之間 "帶回房" 的默契嘛!

Shuyi said...

靠! 有錯字!
是"絕"交啦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你木有见过no_idea_yet的俩女儿呀
大~~~~~~~~~~~美女来的
we don't stand a chance. :S

maya said...

灣區工程師在哪里?怎么看不到涅?

大大的小美女Sophie要出马啦?
嗯,那个战局很混乱哦!
端碗面条蹲在门边看热闹

maya said...

6妹子,比如吧,
那个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老梗

no_idea_yet said...

谁说是妈妈了? 爹来不得?

Shuyi said...

爹當然來得!
因為通常都是媽媽來這兒
我不習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