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8, 2009

我愛中華

我小時候 ( 亦即大學時期,十五年前了當然算不折不扣的小時候 ) 最討厭的事情之一
就是旁人講話中英夾雜
如果要排名的話
這件事大概可以排進前五
與會計學、總體經濟、晚回家捱罵、和覺得自己好風流不羈的男生並列

這種厭惡多半和我日夜拜讀、奉為聖旨的亦舒小說有關
亦舒筆下的女主角 ( 有時候包括女配角,天理何在! )
個個身懷十八般武藝
精通四五種語言 ( 註一 )
美女們一開口講話 「 要不全中文、要不全英文,要是能的話全俄文也行 」
可就是不能中英夾雜
因為那樣除了顯示兩種語言都講不好以外
並不能幫忙拉抬自己的身價地位

倒楣的姊姊
不偏不倚地在這個時候出國留學
暑假回台灣立即成了我征討的對象

從接電話不經意地說 Hello
到一時想不出能最精確表達某個意思的詞彙時偏著腦袋思考
以至對話時一不留神冒出的單字
我都大加撻伐
差不多可以寫出三篇現代討武曌檄和五紙告全國同胞書
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之際
比義和團更愛中華文化十倍有餘

這種行為一直持續到我自己出國變成一個惆悵無依的窮留學生

一開始對於講英文踢騰了好一陣子
先是覺得全明尼蘇達州的人都仇外且有種族歧視
接下來拒考駕照但照樣天天開車
義和團的腦袋裡自覺獲得了精神勝利 --
「 怎麼樣 ? 老子就是不守你家法律,有本事來抓我呀 ! 」
最終極的手段是上課拒絕發言
老師點名講話就露出亞洲女性神秘的微笑
給他來個諱莫如深

一年多過去
英文好像還退步了一丁點
然而第二年冬天回台灣
我赫然驚覺自己竟然墮入中英夾雜之流

是這樣發現的
一群大學社團的學長姊弟妹們去啤酒屋吃飯暢飲
酒酣耳熱時忘了誰五四三了什麼
我衝口而出一個 no way
某學長立即開我玩笑 「 哇講英文咧 ! 我都聽不懂耶 … 」
我欲蓋彌彰補上一句 「 不是不是 … 我是說門都沒有啦 ! 」
這下更好
聽在旁人耳中我大約直接進入狗眼看人低到了認為 no way 都須要英翻中的地步了

接下來的幾年我一直在自己曾經毒恨的中英夾雜的惡習裡輾轉
既控制不了也懶得改正
義和團的本質還在
不過全展現在刀槍不入的厚臉皮上
雖然未臻 「 Peter 可以幫我把 paper 拿去 send 一下 」 的境界
亦相去不遠矣

事情直到 Ethan 出生開始出現轉機
家有一個對國族、文化、語言、文字認同註定要曖昧不明一輩子的 ABC
我對延續堂堂中華文化的浩然正氣忽然又排山倒海而來
對於保存淵遠流長的五千年歷史充滿使命感
首先就表現在跟新生兒全講中文上
並且立下重誓
將來 Ethan 至少要能看得懂亦舒小說

不只如此
一則機緣巧合
再則為了忠實貫徹我的全中文使命
我們把 Ethan 白天送往來自瀋陽的姥姥級褓姆萬奶奶家
萬奶奶的中文那真是好聽
比我小時候崇拜得要命的李豔秋華視新聞還字正腔圓
Ethan 立馬成了 「 照天兒呀 」
我的翹舌音又全回來了 … 「 請問您今兒個照天兒吃了幾盎司的奶呀 ? 」

好景不常
三歲多 Ethan 開始上 preschool ( 好啦,學前托兒所 )
不出預料地出現嚴重語言障礙
老師講的話統統聽不懂
玩的時候只有幾個從 Spider Man 和 Power Rangers 上聽來的關鍵字管用
老師對我們發出警訊
要求我們其中一人開始和 Ethan 全講英文
基於我的托福比 RG 多出三十分
這個責任自然落到我身上

一開始 Ethan 踢騰得呀
差不多就像我在明尼蘇達一樣覺得遭人仇視
不過畢竟年紀小
幾個月下來英文已有長足的進步
雖然上課仍然拒講 ( 深具乃母瀟灑的不合作架勢,嘿嘿 )
老師點名就露出亞洲男性羞赧的微笑
但回到家我們漸漸聽出他的轉變

從問我們 「 這個字英文怎麼唸 」
變成 「 這個的 Chinese 是什麼 」
從 「 可不可以看一下下電視 」 到 「 TV, please! 我今天都有 behave 所以可以看 a little bit 的 TV」
最刺我耳朵的大概要算跟我辯論時的 「 我不 understand 妳的 talking about !」
身為一個中英夾雜、身價地位甚低的失根蘭花
我當然懶得糾正他
管他咧
船到橋頭自然就 straight 了嘛

當然免不了在媽媽面前還是要抱怨一場
猜猜這位中學國文老師說什麼 ?
唉呀別擔心啦
台灣現在講話都碼有夾雜英文啊
批評馬英九只說他娘泡還不夠
一定要說 「 啊…. 依丟西嘸尬楚 (guts) 啦 !」
上計程車前司機常常一再強調 「 哇攏仔搜喀洗 (cash) 喔 」 ( 直接進入 trilingual 境界… )
走到哪裡中英夾雜到哪
不夾倆英文單字別人會以為你沒錢報名美爾頓英語所以跟不上國際的脈動

這倒提醒了我台灣人對英語的愛恨情仇 ( 註二 )

不久之前我尚未下定決心重拾中打
每天造訪別人的部落格又憋不住話
只好用英文抒發陋見
這下可好
不但論點成為攻擊的目標
語言也成了箭靶

(點一下就放大了)





回應擷自我最愛的部落格之一: http://spinalcord.pixnet.net/blog/post/19887556

看完真是氣著我了 !

1. 翻譯軟體你應該比我清楚一點,不過我媽打人用的各式硬體很強喔,請她揍揍看不知你意下如何 ?
2. 說我中文程度比英文程度更不好簡直辱及祖上,等同說我煮的義大利鮭魚麵比江浙紅燒蹄膀不難吃一點
3. 不不不我不是上面那個英文流利的 Shuyi,有幸相遇的話我會是你見過身材最火辣的風騷小娘子,爽了吧 ?!

我的小小結論是 --
這種拿語言當攻擊重點的行為其實顯示了我們對另一種語言崇拜與恐慌俱存的矛盾
( 對,當然包括我,不都一早直承自己是義和團了嗎 ? )

1. 英文不好很難考進頂尖的學校 -- 哪個美國小孩須要擔心西班牙文不好進不了哈佛 ?
2. 英文不好多半擠不進外商公司 -- 而外商公司名片在夜店裡使用時加五分
3. 英文不好社交可能微微受阻 -- 上酒吧用中文點 「 來一杯蘋果馬丁尼用搖的不要用攪的 」 氣勢甚若; ABC 帥哥上前搭訕時妳總不能指望他跟妳聊古文觀止 ?
4. 英文不好指不定還能被人認為有點土 -- 哪,用中文怎麼講台灣年輕人愛得很的 Abercrombie & Fitch ? 艾博匡比與費區 ? 或是 True Religion? 真正的信仰? 唉,連用打的都覺得好遜耶 !

然而住在非英語系國家
英文要好須得天時地利人和
太多時候上美爾頓或任何補習班苦練是練不出來的
我一直到了出國以後
才知道多年來我的 also 其實一直講成 orso
短母音 i 發得比長母音還長
ask 統統唸作 aks
可恨我還曾榮膺頗受歡迎的兒童美語老師
難怪在明尼蘇達總覺得被歧視
人家不是歧視
是真無奈地聽不懂我的牙牙學語啊
而這,不就導致了我的語言恐慌嗎 ?

話說回來
在我買了一個小殼、長年住在英語系國家之後
英文如果還不堪應付日常之所需
或不夠流利到可以快速地批批啪啪在別人的部落格打上一點淺見
也未免太辜負每個月幾千塊美金的房貸了吧?

-----------------------------------------

文末來個玫瑰三願好了

一願我能堅持下去好好把小 Oli 的中文教到能聽能說
二願照天兒和曉天兒 ( 這是小 Oli 如詩如畫、媲美李慕白的中文名字 ) 將來真能看懂亦舒小說
三願中文在我有生之年能像英文一樣席捲全球,中文不行的小孩進哈佛門兒都沒有 ( 嗯,就是no way 啦 ! )






註一 : 亦舒筆下講英文用牛津或劍橋腔是基本配備,講美式英文充其量只是個惆悵無依的窮留學生,能幹到拔尖兒了也只懂得、只配買蓮花跑車給自己當終於以 29 歲高齡 make partner 的升職禮物

註二 : 這裡的台灣人泛指所有在台灣受過教育的人,與省籍或政治立場無關。台灣長年處於風聲鶴唳、亂貼標籤的政治紅色警戒時期,慎之 !

16 comments:

Starsea said...

你比贵姐还能唐。。。期待你的粉丝扇子(全部都是英译中)们不久就在《我最爱的部落格》出现,替你打抱不平。:P

Shuyi said...

敝姊唐的功夫我還是難望其項背
不過她自爆的勇氣要跟我多學學 :)

我不是反串的
那個冰淇淋的部落格真的是我的最愛之一
除了少數奇突的論調之外
他的話通常深得我心...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哭。
星海你你你你连这里的沙发都跟我抢啊!!!!!!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你等等我做了饭洗了娃把他们都撂倒了以后。。。(汗一个。。。)披挂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你扁他们哈

你的673班跟大學王同學 said...

Abercrombie 我跟孟海如管它叫 阿巴控
這是我沒大肚子前的愛牌 雖然台灣路邊攤仿的那麼多 還有我那麼胖 穿的贅肉都掉出來 True Religion 我跟我妹則叫它老公阿飄 因為它的標籤上就一尊

所以你看英翻中沒那麼難吧 而且我們翻的還很台哩

Shuyi said...

阿巴控也是我的愛牌之一,可是生過小孩以後收斂不少,因為:

1. 褲腰過低,敝鬆弛的小腹露出來也就算了,剖腹產的疤 (right above bikini line!) 都快躍躍欲試跟大家 say hello 未免過份

2. 實在沒臉推著嬰兒車在擠滿大學生的阿巴控店裡逛

我們對 True Religion 的暱稱是彌勒佛 :)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我老人家杀过去,看了半天,楞是没有看明白 :(

不能与时俱进的人啊
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哪里吵得架。。。


abercrombie更加没有看到了
我前两天刚刚逃班溜出去买了一件耶~ :)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冒着上班娃上学迟到的危险又去看了一次,总算看到了。。。
//汗
原来之前就是不够有耐心,没有往下看到底。。。
披挂好了,发现不知道怎么扁人耶
那些说话的人,完全就是。。。偏执狂嘛。


要不然,你跟你姐姐一起来跟我们玩儿,好不好~

One day at a time said...

天啊真是唐姐姐的唐妹妹,幸亏你们只有这姐两,不然我真的要天天趴在你们家兄弟姐妹的不老格上为北美失业率大幅度增加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了 :P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我我我我实在是太闲了
//再汗一个
第三次杀往那个spinal cord
这次狠努力狠努力的每个字都看了

shuyi我觉着你还是小犯了两个错误
1。这个博主。。。没啥大不了嘛。:p 再加上留言的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没事去趟这个混水,就要做好被恶心一下的准备。
2。大家都说中文的地方,你是率先用了英文的len之二(全部都是英文的之一),这个。。。难免一些偏执的人要揪住不放。公共版面吵架抬杠就是酱紫,属于转移论点的一种策略。:)

王同學 said...

是喔 我也是肚子上挨了一刀
才把我家這個嬌貴的小姐生出來的
看來我以後只能走J crew路線了 :)
我肚上這刀看來滿長的耶
過了這幾年你的疤現在明顯嗎?
因為我才過一個月 還有實在沒有勇氣把我的muffin top整片掀上來去檢查傷口
雖然我知道它復原的ok

MI6 said...

美爾頓和踢騰是啥 該不會又是一個世代的溝溝啊~~

妳很像不寫東西則已 一寫就好像憋尿憋了8小時後一次把東西寫出來
還是只是作弊 因為blogspot好像比較瘦長?一行10幾個字就結束了 造成妳寫了一大堆的錯覺
而且 你好好笑喔 我所經歷過的交友市場似乎從沒遇過你這種貨色 為什麼為什麼

我覺得英文非常必要 我曾經很想進去寶僑這種公司工作 但是英文就沒到流利的程度那樣 我都自以為我只要英文夠好絕對進的去 但就是不夠好
在我的想法裡 台灣一堆工作只要英文到流利的水準他就幾乎要你 可能其他也篩選不出什麼來了吧

英文講的好亞洲女生好像真的心理會偷偷加分
亞洲女生跟我講的
誰叫多少大家都有些崇洋吧我看

MI6 said...

不用翻譯啦
Abercrombie這樣子的多音節複雜單字除非真的哪天紅到掉渣 台灣人是沒興趣唸懂的 因為它有縮寫 Abercrombie整個唸出來只會讓聽眾以為是個新品牌 唸A&F就好了 然後縮到這樣還有人不滿意 會講AF
AF是啥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AE的哥哥(所以倒掉的那個A&D顯然就是照價位排下來的小弟弟?) 還是空軍?對了 我最近晚上都會看到很多亮著"空軍"的計程車 我是不是該換眼鏡了我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我来客串shuyi~

我肚子上没有被砍过,但是见过被砍的。看体质吧。如果不是疤痕体质,最后应该就是一道普通的伤疤。但是因为肚子附近皮会比较松,所以比别的地方的伤疤要稍微明显一些。

踢腾 就是很形象的不愿意不高兴要反抗要打被抓住按住了还要踢腾嘛。

至于美尔顿,我都google了耶(我怎么闲到了这个地步。。。)台湾1932年就有了的很有名的英文学校啊~

Shuyi said...

One day at a time --

我們還有一個哥哥喔... 可惜他太忙了沒空搞這類小活動,否則以他的人生閱歷、文筆和幽默感只怕真會不小心間接對北美失業率作出貢獻。:) 歡迎妳,也謝謝妳對我們姊兒倆的支持

六月 --

一閃神再回來我這居然有美國大學教授代打了! 風光得我呀... 樂得沒處蹲! 也多謝妳花時間把那邊的文都看了,並作出中肯的結語。下趟如果再遇上就即刻一笑置之啦!

王同學 --

可惜美國沒有「C-section 術後疤痕選美比賽」,不然我這道鬼斧神工的疤一定可以奪冠! :D 從左到右僅三吋長,其間只有兩吋是顏色稍深的。第一次還沒這麼漂亮,第二次交了狗運碰上一個蕙質蘭心的醫生把前一趟的醜疤縫進去... Ok, too much information. :) Anyway, 害我每次碰到其他挨了一刀的媽媽都好想炫耀一下 -- 例如: 啊? 妳老公送妳昂貴的機車包當生小孩禮物嗎? 可是可是可是... 人家我的疤只有三吋長說! 開玩笑的啦... 我還是很嫉妒妳的包! :) 儘管放心,妳的疤一定會變淡的,it just takes some time.

MI6 --

本來差點要寫一點假唱秋的話,比如「孩子,當年追姊姊我這種貨色的人從輔大中美堂一路排到新莊中正路口的時候,弟弟你還沒領到台中市立人國民小學的市長獎哩!」:) 可轉念一想,不行,高中及大學好友都出現了,牛皮不必吹就已經破了,還是不得不承認當年門可羅雀啊! By the way, 我也跟寶僑面試過喔,可惜薪水比我最後選了的公司低了(很少很少的)一點點,見錢眼開的我就選了另一家,不是不後悔的… 不過那個年代進寶僑英文好像不太重要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粉丝终于忍不住了
柔和催稿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