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5, 2009

一點記憶

國三那年學校辦了第一屆啦啦隊比賽
可能因為我們是學校第一屆男女合班
校方覺得有男女生一起跳的啦啦隊比較搞得出點名堂吧

不知道別的學校校風如何
在我念的國中像啦啦隊這麼出鋒頭的課外活動
當然必須找班上功課好的學生參與
功課不夠好的任你再有運動神經或跳舞細胞
也只能乖乖在場邊上當啦啦隊同學們的啦啦隊
看得眼冒綠光也只好怪媽媽沒替你生一枚好腦袋
沒讓你功課拿到前十幾名

我的功課雖然不行
但鄉下學校的前十名總是有的
小時候也勉強學過幾天舞
雖然總是被老師說我跳舞的時候四肢僵硬像打跆拳道
打跆拳道的時候又被教練罵粉拳繡腿地彷彿在跳舞
不過再怎麼說也還算是有點才藝
啦啦隊無論如何也該有我的份

Well
天底下要是什麼事情都能這麼 SWOT 地分析一番就好了
到頭來啦啦隊並沒有我的份
原因很簡單
媽媽說 「 妳成績那麼爛搞什麼啦啦隊 ! 念書的時間都不夠了哪有空練習 ! 」
所以我只能眼冒綠光地在場外當啦啦隊

帶領啦啦隊的是個中等身量體格結實的張姓男同學
學期中有很長一段時間坐我正後方
張同學除了有能耐編舞、還非常會畫畫
他的漫畫當時我不懂得欣賞
只覺得線條不太優美、人物過於粗糙
而且故事都帶點讓我笑不出來的嘲弄
現在回想起來他的畫風頗有 family guy 的感覺
可想而知國中時期迷戀瓊瑤的我如何懂得欣賞這種路線

我唯一喜歡的是他畫的數學老師
該老師長了一張非常方的臉、脾氣大得不得了、打人的藤條是所有老師裡面最長的
張同學老把她畫成一隻醜陋的猩猩或大猴子
然後四月八日當天在漫畫傳遍他的小圈圈後
( 奇怪的是我居然榮幸地是小圈圈中的成員 )
張同學施施然舉手發問 「 老師,請問妳慶祝保護動物節嗎? 」
於是一群聽得懂的同學們在台下吃吃竊笑
老師則冷著一張臉無從處罰起

張同學啦啦隊編舞的基本架構是 Michael Jackson Moonwalker 的舞步
班上選出來的六七個功課好的男生大約只有半個是稍微有點開竅的
其他的就是擺擺樣子
整個場子完全靠張同學一個人精湛的舞技撐著
我清楚地記得第一次看他們排練的時候
心裡那股說不出的震撼
張同學長得並不特別好看
但跳起舞起來光芒四射充滿魅力
看他一遍一遍教那些蠢笨的男生
我突然覺得當時我暗戀的那個功課極好、理化模擬考動輒 138 分、個性沉靜木納寡言的模範生像一頭牽不動的牛

啦啦隊比賽結束之後
張同學非正式地帶領我一窺 Michael Jackson 的奇幻殿堂
80 年代的國中生願意在聯考前花個幾小時對旁人介紹偶像的生平是很大的情份
因此我聽得十分專注
張同學描述他的偶像時眼裡那種迷濛的嚮往到現在還令我回味無窮
人之一生能仰慕另一個人到這種地步
並且將之轉化為開發自我潛能的原動力實在是件幸運的事



佩服歸佩服
我最後並未變成千萬萬個 Michael Jackson 的忠實追隨者之一
And before I knew it
這麼個不得了的巨星開始被難堪的醜聞纏身
對於一個能讓那麼多人為之瘋狂的風雲人物
我總是希望下一秒鐘他就能提出什麼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
證明一切都是誤會、是小報記者無情的渲染
然後他的追隨者可以在最後的公開演出上一陣盡情嘶喊
在那短短的幾小時內喚回美好的記憶、重溫年少的舊夢

突然之間隨著他的消逝這一切都變成再也圓不了的心願
一切與他有關的好的壞的消息事實與臆測
突然變得輕飄飄
沒有計較的必要
而再怎麼驚愕與無法置信
幾分鐘後該進行的會議照常開始
幾小時後一家子的晚飯照常上桌
這個世界一如既往照常轉動
好似亦舒老愛說的一句話
這個世界誰沒了誰不行呢

就在一篇篇我心已碎的聲明發表的當下
一張張 CD 被瘋狂搶購的同時
感覺最真切的
竟然是我心裡絮絮叨叨的一點記憶

13 comments:

微米和卡卡 said...

first,他走了,哎,我们的青春岁月就这么被带走了。

Anonymous said...

生命是脆弱的,这一次一次得到证明。身边的家人小孩,分分秒秒好好enjoy啦。
lotus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3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没想好说什么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悲愤。我昨天又非常睿智的预见到了这一篇blog的横空出世,结果又连前三名都没有排到!!

Shuyi said...

明明和 lotus 都說出我的感覺啊

六怎麼能預見這一篇的?
太有心電感應了吧!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shuyi, 其实有事没事6就预见一下你的blog的出世,尤其是近月末,还有两篇quote需要完成的时候
大不必觉得跟她心电感应....//run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en,就是仙女这个道理
我还心电感应道你这两天还要有一篇blog横空出世

maya said...

记得当时张国荣很多负面新闻的时候,有点儿烦他娘娘腔怪里怪气,后来他难以置信就没了,才发现一直很爱他的,管他是不是花里胡哨的同性恋

也一样烦过Michael Jackson,多变态啊,把自己整成一个怪物,现在他也没了,才发现Black or White, so what?

我的青春时候的偶像又走了一个,我的青春又离我远了一大截子,

就这么长大 said...

人难再得始为佳。

WhiteLotus said...

感慨之余不免疑惑,这个匿名的lotus是谁,居然和我一个名字?

Shuyi said...

Sunny 說得好
張國榮過世的時候我也震驚了好久
幾乎有點生氣的那種震驚

歪歪我覺得妳的話都好深刻
妳真的可以當我的人生導師了


此蓮非彼蓮
我還以為之前的 lotus 就是 white lotus 呢 :)

littlelittlefish said...

曾經有人說,MJ是成年人的外表下十歲男孩的心理。他沒有什麼處世的世故和智慧,他家人好像也都欠缺點智慧,於是他不會保護自己,也沒有值得信任的人能夠提供任何建議,就醬紫糊裡糊塗的把自己陷在負面的輿論深坑裡,直到現在輿論對他再也沒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