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09

American Dream

RG 和我是 1997 年 8 月 21 日抵達美國的
之所以記得這麼清楚
是因為小姪兒的預產期是八月下旬
快出國的那幾天
我常常撫著嫂嫂的肚皮巴不得可以把小姪兒給擠出來玩
結果千盼萬盼還是沒能待到他出生
小姪兒最後是 8 月 23 生的

到美國第一站並不是我們打算念書的 Minnesota
而是姊姊當時工作的 San Jose
我對北加州印象特別好
乾淨的空氣、宜人的溫度、一望無際的藍天
想出門就跳上車子
不必等公車、不必招計程車、
更毋需坐類似紐約市那種一到夏天就令土包子我覺得汗味尿味撲鼻而來的地鐵
北加州特別適合我這種沒有文化素養、
被台北下雨下煩了、
覺得凡一百年以上的建築物都可以拆掉重蓋的升斗小民
短短幾週姊姊帶著我們玩遍各大小景點
光是 Great America 就去了兩趟還辦了年票

歡樂的日子很快就到頭了
九月第一個週末我們扛著當年留學生必備的豬公袋跟幾大皮箱細軟
搭機抵達 Minneapolis
才一下飛機就受到震撼
美國中部的夏天空氣一如台灣一般溼熱
再加上放大假所以街上聊聊幾隻小貓
同學會學長姊們都趁著開學前最後一個週末渡假去了
所以剛好沒人可以接機
我們扛著行李、汗濕的手捏著姊姊印出來的旅館 reservation、
直奔學校附近的 Renaissance Hotel
晚上在旅館對面的中餐館吃飯
典型的美國中西部做給美國人 – 還是美國大學生 – 吃的 water chestnut 炒甜酸雞肉加幾顆花生米再淋上金蘭醬油的快餐
那一頓飯是和著不安和疲憊的的汗水、胡里胡塗食難下嚥地吞下去的

開學了
又一連串好幾個震撼
原來我們的英文差到上課時連個笑話也聽不懂、作業也抄不全、發言討論根本放棄
原來我從小受過訓練的唱作俱佳的即席演講能耐、用在英文的口頭報告上仍然非常坑坑疤疤
原來大學四年領著各式獎學金過日子的 RG 碰上大陸各地 GRE 兩千三百分的英雄好漢這麼不堪一擊
原來家裡帶來的幾萬美元眼一眨就用完了、而 RA 不是個阿貓阿狗統統有獎的職業
原來中西部的冬天這麼冷、這麼乾、這麼灰暗這麼絕望

在美國的第一學年便在這樣的惶惑不安與自我否定中度過

夏天來臨我們總算喘了一口氣
在餐廳點菜終於不必用手指點著菜單上的菜名給 waiter 看
冬衣收起來後去 Lake Calhoun 邊上一圈圈 rollerblade 別有一番情趣
學期結束前 RA 有著落了 RG 帶我去 Applebee's 吃一頓慶祝
我也趕在放假前瞎貓碰個死耗子捕獲 internship 一個
暑假一開始還貸款買了一輛新車
( 然後第九天還沒拿到牌照就出了一個大車禍...... 下圖的照片不是新車照、是我們的第一輛車子 -- $6,500 買來的 '92 Corolla )



第二年是非常上軌道地混亂著、
非常用功地念不好書、
非常老練地在管理學院與工學院間繼續人生地不熟
功課忙得一塌糊塗
每週五考兩到三科、在學校裡開小組會議開過 midnight 是常事
然後年底居然已經得開始找畢業後的 full-time job
RG 陷入 To PhD or Not to PhD 的人生決擇
我倆關係進入最詭異、最衝突的高點
所幸該畢業的還是畢了業、該工作的還是準時開始拿到 paycheck
該繼續在念不念 PhD 上徬徨的人也繼續徬徨著








在 Minnesota 的第三年過得很愜意
有固定收入的日子讓我過得非常滋潤
而 RG 沒有畢業壓力的 PhD 選課生涯也容得他跟我遊手好閒
當同學同事們在 90 年末期炒股票炒得天昏地暗的時候
我們開始滑雪、吃得愈來愈講究、
還利用 Northwest 每週二公佈的當週 Cyber Saver 特價機票四處遊山玩水
因此儘管有一份半的收入
我們還是迅速欠下一屁股卡債







2000 年年初
RG 接到一個莫名其妙找他去 Milpitas 面試的電話
那個年代職業無分貴賤、位階不論高低
只要是外州面試一率是食衣住行統統包辦的
於是 RG 雖然沒打算暫停學業開始工作
還是包袱一捆就 interview 去了
我們心想 : 就當是免費去 Great Mall 和 Milpitas Ranch 99 採辦年貨好了
結果想不到 RG 就在 21 世紀之初矽谷 dotcom 這個大 bubble 破裂之前搶到了一個來得剛剛好的 offer
我也跟著他的腳步在舊金山找到一份比手上更好的工作
我們順利地帶著小貓比比搬到這個幾年前我一眼就愛上的灣區
運氣好得不像話




從來不看盤、不理股市發展的我對於 dotcom 的危機一點感覺都沒有
來了加州後馬照跑、舞照跳、酒照喝、花照收
說我過著夜夜笙歌的日子也不為過
一直到兩架飛機衝進 twin towers 導致許多公司開始巨幅裁員為止
911 早上人在紐約的姊姊用驚懼的聲音打電話給我時
我正躺在牙醫處拔牙、為著將牙齒整到完美以便 party 時照相可以更美觀
我問姊姊 : 那妳有沒有怎樣啊 ? 阿沒有就好啦 ! 白白呦 ! 我再打給妳
到今天一回想起當年何不食肉靡的心理狀態
我還一陣牙齦發酸、臉頰發燙、太陽穴嗡嗡作響

幼稚的人自然有老天爺幫忙教訓
事件發生當月月底我就在公司的第二波 layoff 裡被裁掉了
我一直很喜歡看八卦雜誌
記得有一次看八卦記者訪談 Nicole Kidman 的八卦好友
該好友描述 Nicole 和 Tom Cruise 離婚時的感覺
用 「 彷彿有人突然抽走她腳底下的地毯 」 來形容她的心境
我剛被 layoff 的時候就是這種反應

在當時的 job market 我沒有抱著可以再找到工作的希望
拿 H1-B 工作簽證的人沒了工作真的就像魚兒離了水
每分每秒都有 INS 暗夜來家敲門、然後待業中的我就灰頭土臉被遣返台灣的潛在恐懼
老好 RG 這時非常實事求是地說 「 那不然我們結婚吧 ! 」
以便讓我拿他的 H4 簽證合法居留
我認真地考慮了幾天
最後實在覺得這個臉丟不起
怎麼能在窮途末路之際才肯嫁人呢 ?
週末通宵達旦在城裡狂歡的時候留他悄然一人在家幫我照顧比比、
到工作丟了又回頭仰賴他那紙薄薄的 H1-B ?
所幸我氣數未盡
在那樣的大環境下還真的找到了一份並不委屈的工作
隔年在整個部門幾乎被裁撤的幾週前間不容髮地又找到現在這份工作
並認識了將會令我崇拜一輩子的良師益友兼老闆
一做到如今

在我漂來蕩去的過程中 RG 一直守在同一個公司
物換星移了幾個職位、同時期開始工作的人綠卡早拿到了
他卻還在等
因為他一上工的時候我勸他晚一點從學生簽證轉成工作簽證
好充分利用學生簽證比較低的稅基
誠然我幫他省了幾千塊的稅
但 911 以後 employment-based 的 PR 申請一夕之間從半年至一年延長到五至六年的長期抗戰
再加上明文規定公司裁員超過某比例以後該公司的所有 labor certificate 申請全體凍結
RG 這一等就等了五年多
我一輩子幫自己和別人作過太多錯誤的決定
以愚蠢和短視近利的程度而言
這個決定絕對可以列入前三名

等綠卡的這五年中我們並沒閒著
卡奴拿了 severance package 把卡債還清
'02 年年初買了一只小小的戒指訂了婚




'02 年 9 月簡單地去地方法院公證結婚










同年 11 月到夢想已久的 Bora Bora 度蜜月兼慶祝 31 歲生日
回程在 LA 機場我覺得肚子有點不對勁
隔週一上班上到一半實在忍不住便跑到街角的 Walgreens 買驗孕棒
然後在辦公室廁所半證實了媽媽的第六感是很準確的



'03 年 8 月我們在租來的房子裡迎接跟去 Bora Bora 湊熱鬧的 Ethan




'05 年接近加州房市狂飆的最高點
當年的卡奴總算存足了房子頭期款搶到一棟房子
( 照片裡是 Ethan 在新家慶祝兩歲生日當晚 )



'06 年 10 月老二 Oli 在我們焦灼萬分的引頸企盼中出生
這告訴我們小孩被寵壞其實都是有前兆的




'06 年年底
歷史性的一刻來了
RG 終於拿到綠卡
開始了讓他爽了近三年的、自己覺得自己幽默到不行的嘻皮笑臉 :
「 唉呀 ! 這邊這位小姐妳還在等綠卡嗎 ? 傷腦筋呦 ! 妳現在是我們家唯一的一個 NRA 了 ! 如果有一天妳被 INS 遞解出境我會帶兒子們定期去台灣探望妳的 」

然後上個月我們收到了一封 email
上曰我跟著配偶申請的 PR status registration 通過了
( 噫吁嚱 ! 到頭來還是 RG 前雇主的申請表比我自己公司的快了一步 )
接著上上週綠卡終於寄達
距我抵達美國將近 12 年




在這 12 年中
我拿了一張證書、
找足五次工作、
嫁到一個老公、
換過數輛車子、
買來一棟房子、
生下兩名小孩
回頭想想 '97 年和 RG 吃的那頓甜酸雞肉、
以及故鄉和這塊土地喂養過我們的無數晚餐
不能不俗氣地感謝所有直接間接幫助過我們的人

51 comments:

灰灰 said...

6快来,这是给你守着的沙发

灰灰 said...

好看!!!!

您可真是Stand Out from the Crowd, I can see you at first glance.

RG可真乖

小闲妈 said...

总算更新了, 好看好看, 我是第二名也不错。。

就这么长大 said...

一路看下来,果然shuyi短发也一样俏丽,即使在毕业礼服那么暗淡的黑色笼罩下也一样艳光四射,更不要说明媚动人的新娘装了。尤其和天使姐姐的合影,百分百就是从时尚/影视杂志封面上走下来的。

btw刚发现shuyi是和我同年同月来的美国,令侄的生日和小茜就差两天--有我这么使劲拉关系的人么。;p

Starsea said...

艰辛后面全是甜蜜啊,恭喜。

就这么长大 said...

又看了一遍shuyi和RG那张深情对视宛若偶像剧海报的照片。

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当如是。:)

小闲妈 said...

其实学生签证者抵税我们很多人都会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谁也无法预料绿卡的事当然能省一点是一点。。

小闲妈 said...

第一张短发有点像陈怡蓉嘛。。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恭喜恭喜!
再问一遍我很多年前就问过的问题
为什么台湾以及美国的星探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贤伉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同意我的分身
连MBA聚众那100多号人的照片,都一眼可以看见shuyi啊。

小闲妈 said...

其实Ethan长大可以回台湾演偶像剧肯定会很红!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恭喜恭喜!!!
不知道虾米RG同学要发明什么新的措辞来挤兑你了:p

收获大大的!!尤其是嫁了一个好老公,生了两个好儿子。

btw,羞答答的说,我有段时期也是跟你短发相近的发型呢。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对了,还有眉毛形状也是与时俱进的越来越美啊!
整牙之后就是更加完美!

Gigi said...

What a wonderful love story...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高一就被当作20岁的姐姐的同学时期

shufang said...

你的人生真精彩!写得真好!

Shuyi said...

都不知道 6 多了一個搶沙發分身! :D

謝謝歪歪
想使勁拉關係的是我啦!
我一看到小美女就幫 Ethan 心跳加速
能有任何 remotely 相關的都是好事 :)

謝謝 SS, Gigi 和 Shufang


Eve
真的好像耶!!!

小閑媽的話讓我好過了一點點
當同年畢業的朋友已經拿到綠卡當了海歸、在上海買了高樓廣廈
而 RG 還在一肚子窩囊氣地等 LC 的時候
通常死不認錯的我還真的有點歉疚...
當時他直覺應該 play it safe
是我一力阻止他讓 HR 遞 petition 的

6
RG 大學的時候真的遇過一個自稱是星探的
謹記防人之心不可無的老實人覺得一定是詐騙集團
幾週後才得意洋洋地告訴我 "怎麼樣? 我很聰明吧?! 都沒有上當"
Who knows?
Maybe 真的是詐騙集團
看上的不是他的臉孔是他的肉體... :D

小闲妈 said...

都忘了说恭喜shuyi了, 海归有怎样, 高楼广厦又怎样,哪有你跟RG, ethan, oli一家子这样的幸福甜蜜。。

Shuyi said...

Eve
忘了告訴妳 RG 早已開始擠兌我
曰: 唉呀! 所以到頭來還是得靠老公啊!.....

(後面提出之限制級不合理要求的幾句話省略,我這裡是 PG-13 的)

還有
妳那張照片真美!
不化妝 (我猜的) 還那麼明豔

微米和卡卡 said...

shuyi你从20多岁的时候就一直漂亮啊,为什么老那么谦虚说要毁掉旧照片啊,我这么天真的茄子搞不好真的会相信你以前不好看内!

Aimee Yang said...

同年同月来的美国 too!

lanfear said...

恭喜恭喜。

不过你的律师把你忽悠了,你这么出色的美女一定qualify O1 visa。

The O-1 classification is a type of employment visa under United States immigration law that applies to aliens who have extraordinary ability in the sciences, arts, education, business, or athletics which has been demonstrated by sustained national or international acclaim and who are coming temporarily to the U.S. to continue work in the area of extraordinary ability.

你的extraordinary ability就是你的美丽和气质,大家同意不同意?

lanfear said...

me too me too.

我也是97年8月来的美国,具体那天不记得了,没准跟偶像同一天也未可知。

Shuyi said...

明明
這裡的所有照片都是翻拍自有底片的照片
Resolution 低所以非常 forgiving
我自己覺得以前臉上的線條真的比較硬、比較不友善
整牙有很大關係
還有就是古人說的面隨心變
我現在一定是個心地慈祥的人
哼哼!
(握拳傲視 ---> 一點都不慈祥)

歪歪, Aimee & 肚皮媽
我們應該來組織一個 1997 年 8 月來美俱樂部!
真沒辦法想像這麼快 12 生肖就數完了一輪... :)

肚皮媽謬贊
但是我愛妳妳妳妳妳妳妳妳妳妳妳妳! :D
(echoing)

微米和卡卡 said...

亲耐的shuyi,我一直挺欣赏你自己口中这种所谓的“硬朗”气质,(我觉得我明白你是啥意思),在华人美女里比较少见,所以真是比较抓眼球。

还有真的是非常羡慕你的身材。我最看重的几个部位你都有,明显的锁骨,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胳膊,大大的胸,长长的腿。

你有什么秘诀吗?听你姐姐说你就是从小爱喝牛奶?

Anonymous said...

有没有人提到过,RG的外形很适合演天龙里的萧峰

微米和卡卡 said...

这个匿名人士是不是nemo啊,又看了一遍,觉得自己好浅薄啊,在信息量这么大的怀旧文面前就知道胳膊大腿的!

littlelittlefish said...

發現文筆好的人記憶力一定很驚人。
其實很多事情發生的時候我也在旁邊的,但一點都記不起來了。別說你這麼多年的事,很多我自己的身邊事都沒什麼深刻印象,更別說僎文記之了。
如果不是blog,我大概養大兩個娃娃後連她們哪裡出生的都沒什麼印象了。

成果豐碩的12年 -- 自己的,RG的,娃娃的,還有很多很多現在已經不相干的人的。

Shuyi said...

蕭峰是我最最欣賞的金庸人物呢!

明明妳一點也不淺薄
我還在納悶怎麼沒有人發現我多年來眉毛的演進
從較粗較短演變成較細較長
從比較圓、眉峰接近中間
到比較挑、眉峰較接近眉尾,etc.
沒看舊照片都沒發現
BTW
我從小吃得不多也不好 (until 國中三年級)
在那之前就是喜歡喝牛奶吃吐司麵包夾火腿 & 非常喜歡巧克力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举手举手!
我说了你的眉毛:“眉毛形状也是与时俱进的越来越美啊!”

你们姐妹俩谦虚的我们都脸红了!

我要是从中学就知道如何臭美,一定在认识LD之前就去割了双眼皮,整了牙齿,最不济,也一定会把耳洞打了的。
唉,大陆的不许臭美教育害死人啊!!!

mi6 said...

這台92 Corolla在台灣上市的廣告好像就是在加州拍的耶(我印象像是舊金山那樣高高低低的路),雖然我不愛toyota,但它的主題曲I'd really love to see you tonight搭配著輕快的廣告節奏讓我到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沒想到你也有一台,可惜在美國大概沒看過這廣告吧。

原來綠卡這麼麻煩,拿到還要恭喜,哪像我也可以永久居留台灣國,可是一點都沒有應該要被恭喜的感覺!

可可和洛洛 said...

12年,不过弹指一挥间呀。
美人依旧,甚至风采更胜往昔
回首之际,有几分自豪,几分稀嘘呢?

可可和洛洛 said...

btw,狂赞你的气节不肯穷途末路嫁帅哥,RG当时一定很郁闷。 :)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btw,我怎么觉得RG的身材比刚来美国更加要健硕了!!!那时候还是稚嫩的少男,现在是真正猛男啊!

这世界真是公平,把越活越美(帅)的你俩捏在了一起!

Shuyi said...

Eve --
其實我小時候的台灣也非常不鼓勵女生愛漂亮
稍事打扮就要冒著被老師 & 教官列入黑名單的危險
我的裙子膝上 3cm 就被高中教官在後面追著罵 "前面那個女生是 xx 工商的嗎?"
xx 工商是那時候台北出名的 "東西南北四大爛校" 之一
可是她罵歸罵
只要不記過
我自巍然不動
呵呵 :)
另外 -- 30 lbs 胖肉掛在身上居然讓 RG 掛出猛男效果
我會告訴他不必減肥了! :D

MI6 --
我的台灣永久居留權也還在呀
這下絕對不回去考公職
(說得好像公職很好考一樣...)
以免辛苦得來的綠卡被強迫放棄

煙囪 --
安慰很多
遺憾也不少
午夜夢迴最傷心的是沒趕在奶奶辭世以前定下心來結婚生小孩
兩個娃娃都沒福氣見到太奶奶
吃太奶奶做的蹄膀和駝子 (獅子頭)
太奶奶也沒機會看看天底下居然有比我還死要面子的小孩 (Ethan)
以及比我還滑頭的小孩 (Oli)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嘻嘻,解释一下,免得我二老婆不明白这个分身怎讲。
话说很多很多很多年前,是没有6这个人的。
只有一个叫做huihuiyatou的人。
(一个动画片里面的一只小狗。我的中学同学,女生叫我Huihui,男生叫我丫头。---这也是我最最开始stalk你的时候套磁提到过的。:)---所以刚刚接触网络这个东西的时候,我给自己起的名字就是huihuiyatou)
后来huihuiyatou生了宝宝,觉得自己已经洗心革面变成了中年妇女,还丫头丫头的比较不好意思(那时候没有认识你啊!!!!!!!!!!!!)就有了6这个人。

shushu你不用谦虚
我们小的时候,台湾的女性教育,臭美条件,时尚程度,还是要比大陆的好很多。

眉毛控自然每张都点到最大仔细研究了眉毛
但是还是不好意思走到哪里都把坑带到眉毛那里,否则的话我估计6这个人也很快就要不存在,就剩下眉毛这个人了。

Shuyi said...

所以坐在沙發上的灰灰就是妳、還是一個知道妳外號的朋友?
6 的典故又是啥?

我小時候很不喜歡丫頭這個小名 especially in high school
跟奶奶抗議過很多次無效
她堅定地說不管我幾歲她就是要叫我丫頭
八十歲也還是個八十歲的老丫頭
所以妳跟我一起當中年婦女丫頭吧! :)

lanfear said...

shuyi,我现在知道我为啥偶你了。这个“可是她罵歸罵,只要不記過,我自巍然不動”的做人原则,我到了高中才有萌芽,而真正领悟要到30岁之后。

园子妈 said...

写的真好!祝贺终于圆了美国梦了!以你的性格,在哪里都会生活的很精彩的!

其实我觉得RG挺幽默的,上次那个贱妾就让我笑了半天,这次这个遣送台湾什么的也好笑死了。

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

坐在沙发上的是看我每次抢不到沙发太可怜的某个同灌(原名FANN的)

6是我另外一个ID liuyue 过来的
sunny她们当年在机场等我一起去吃饭,隔着十万八千里大叫 刘~越~
其实是六月啦
我们一家子人跟六月份很有缘分(包括你姐:))
当初想叫june的,结果被人家用过了
所以只好叫了个拼音的 六月
日子久了,他们就都叫我小六儿了

Katilyn said...

看到你這篇文章,不禁讓我又鼓勵一下自己(很不要臉拿人家的文章幫自己加油).

沒有想到你已經來了美國12年了~我才來這裡五年多~現在剛畢業要找工作,經濟環境更糟糕~有時候有點羨慕那些比我們早來的人,但又安慰自己其實無論如何日子總會過去的.

很佩服你和RG這樣一路走來,雖然我認識你不久,但也覺得很為你開心~

乎 我得要再繼續加油了!

Shuyi said...

Katilyn 我的文章可以讓妳幫自己加油對我而言是很大的讚美呢!
景氣環境不好找工作真的特別辛苦
可惜我們的產業差太多
否則真想看看怎麼樣可以幫點忙
希望妳找工作順利
If there's anything I can help with, let me know.

BTW
順藤摸瓜才發現妳還有另一個 blog
妳的美妝 blog 在我的朋友圈裡名氣超級大
基本上妳今天寫了什麼我當天就開始到處 forward
隔兩個禮拜可能很多人梳妝台上就可以看見那個產品的蹤跡了... :)
我目前最該趕快殺到 Costco 去買的就是 ROC 的抗皺霜!

maya said...

你这通旧怀的,真是百转千回
你的容颜依旧,只是眼神明显自信了很多
你的自信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被的东西,
然后才是惹火的身材
然后才是你的美丽容颜
然后才是你的精致容妆衣着
然后才是你的帅大公子
然后才是你的帅老公
然后才是你的帅二公子

Kailean said...

謝謝你啊 Shuyi,可以聽到你這樣說我就很開心啦~~目前我是有找到一些part-time,就作著先吧~聊勝於無,至少可以付自己的房租啊~

聽你這麼說我覺得好害羞,而且更覺得我要認真寫文章啦:P 我因為有點懶惰加上文章寫得慢,所以部落格常常都是空空的 :(, 你還願意來我家逛逛我真的很開心~~:D

我的blogspot這個也是剛開, 從文章數量就知道我也是三天打魚五天曬網,六月份根本沒有文章 XDD, 有時候覺得好像有很多事情要寫要說,但常常忘記了就什麼東西都沒寫了.

我很喜歡來你這邊看看~畢竟生活環境類似,讀起來也比較有共鳴,看看你家兩個小朋友也很有趣啦:P

稚齡姐姐 said...

老實說,我還滿喜歡你的奮鬥史,悲情程度跟我的有得拼,不過,你比我幸運很多,真的。

我在美國九年,到最近才脫離學生身分,開始有一份像樣的工作(之前的工作都糟到不想回憶),離綠卡還不知道有多遠,唉~

對了,我這星期要回矽谷去了,想見個面嗎?(OS:幹嘛一直要認識新網友....:P)

稚齡姐姐 said...

忽然注意到,妳99年畢業,上個月才拿到綠卡,那這麼多年來H1-B身分是怎麼維持的啊?不是只有六年的期限嗎?好奇中....

Shuyi said...

當然要見面!
當然要見面!
當然要見面!
當然要見面!
當然要見面!
當然要見面!
稚齡妹妹耶!!!
妳哪一天到?
我 7/13 下午出發回台灣
希望妳在這以前來!
我會去妳的 blog 留我的 email & phone #

H-1B 早就過期了
但是綠卡的主申請人可以用 PR 正在進行為由
一年一次延長 H-1B 的期限
所以 2004 年我的公司也幫我開始辦 LC 和 PR
從 2004 到 2009 年間每年申請延長 H-1B
我的老闆填過好多好多表格
她真的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希望妳也可以快快遇上妳的貴人

Shuyi said...

Sunny
謝謝妳把我的態度解讀成自信
很多不熟的人覺得是不知道跩個什麼勁 :)
用台灣俚語講叫唱秋 (音譯)
(我的網友 MI6 最愛用)
下次翻譯給妳聽

Katilyn
我今天買了 ROC 了
要趕快到妳 blog 上發表感想
兩個字 - 神奇!!!

稚齡姐姐 said...

我7/10到SJC,7/14回台灣,看你是要在美國見面還是台灣,所以不用太緊張,時間應該很好調配。基本上我會待台北,而且會停留滿久的。

妳這裡不能留隱藏留言說,嗚.....

Shuyi said...

稚齡我們的行程居然差不多
不過我在台灣只待三週
到了台灣還得看我媽家搬得夠不夠快 (回去是幫她的)
在這裡見面比較簡單

我在妳的 guestbook 留了電話 & email
對啊
blogspot 不能隱藏留言挺麻煩的...

S&S said...

看的我啊,又有喜又有愁,看完后叹一句,12年弹指一挥间,平淡的生活居然让你这个小精灵过出这么多精彩来。

pangpang said...

看的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SHUSHU的文笔真好, 看似平淡, 真情不经意的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