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0

文弱書生之漂丿的男子漢進化史

警語一: 本文又酸又長,蘊釀了這麼久,爆發力是很嚇人的
警語二: 內有一張看了令人食欲全消、全身發癢的照片,慎入

因為保險每年 cover 一次很陽春的全身健康檢查
RG 從幾年前起不定期利用這項福利
兩年半前
醫生在他的左頸摸著摸著摸到一塊圓圓的軟軟的突起物
這事輕忽不得
馬上把他 refer 給專科醫師
照過超音波後證實這個讓 RG 一點感覺都沒有的突起物
居然已經有 6.6 公分那~麼~大~
媽呀!
換成人類胚胎的話這個 size 都有 12 週半了!
私生活再怎麼不檢點、
神經再怎麼大條的女人到這時候應該都有感覺了吧?!

Anyway
這個 nodule 的內容物不詳
但透過 fine needle 倒是可以肯定裡面沒有壞細胞
接下來兩年
RG 定期回醫院複檢
去年夏天
透過超音波發現這個母不詳的胚胎超大水瘤已經長到14 個禮拜大 8.3 公分
大到這個 size 已經不好追蹤
所以醫生建議開刀把它拿出來
但是開不開、什麼時候開則由他自己決定

聽到可能要開刀
RG 面色凝重地說 「 再等等吧! 」
「 為什麼? 」
「 因為 Oli 還小... 」
什麼意思啊?!
因為他還小你還不忍心棄我們而去?
所以你要等到他大學畢業再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開刀又不是坐電椅!!!
你是不知道老娘很迷信
最討厭人家說不吉利的話嗎???
「 ... 所以他可能會不小心抓到我的傷口,不安全... 」
啊幹!
早說嘛!

最後我們的結論是
等這個冬天的 ski season 過去
再等明年去 Hawaii 玩一趟
還要確定 Oli 夠大了可以溝通
最後再順便上珠穆朗瑪峰攻個頂、去尼斯湖抓個水怪之類的
我們明後年再來研究這個 timing 好了

直到某天我不經意跟 RG 的姊姊提到這件事
親姊姊就是親姊姊
當天立刻告訴親媽
隔天 RG 出差
傍晚親媽的電話就來了
在我一陣眉飛色舞、
邊餵小孩吃飯邊活靈活現地詳述病史
並等著親愛的聽眾朋友給予熱烈的掌聲之際
電話彼端完全沉默
接著傳來啜泣
這下事態嚴重

親媽都哭了、
我這個親老婆一定要輸人不輸陣
於是短短幾週內
我們效率奇高地密集跟醫生見面
排好 RG 爸媽來美國的行程
隆重敲定 1 月 14 開刀

到底緊不緊張呢
我也說不上來
我媽帶小孩就像海軍陸戰隊剛上任的連長操練新兵
要求我們要有鋼鐵般的體魄和堅忍不拔的精神
不論事大事小
都要抱持著準備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的革命信念
所以我們自小對身體上的不適有極高的忍耐力
長大以後我習慣性地把這種標準加在別人身上
Seriously
如果我對親朋好友的病痛表現得不夠關心
不是因為我不夠愛他們
而是因為潛意識裡我覺得我的關心適足以彰顯他們的軟弱無能
依我的標準
彰顯一個人軟弱無能的一面是最極端的侮辱
怎麼可能是愛的表現?

RG 的家庭剛好相反
他們習於談論病痛、
活靈活現地描繪自己的不適
不論熟或不熟
他們樂於跟人分享自己的健康狀況、家族病史、目前吃什麼藥等等
說實在的
便是誰真的病如西子勝三分
「 常服何藥 」 這種問題也該等人來問吧?
所以才剛開始約會不久
我就發現我們好像兩棲蛙人遇見了豌豆王子

現在豌豆王子真的要去開刀了
兩棲蛙人緊張也不是、不緊張也不對
自己面對自己感到非常無所適從、動輒得疚
有兩個禮拜晚上睡不著
一面哭一面厭惡自己的軟弱
一面又覺得 RG 又還沒怎樣我一直哭豈不是太不吉利了

迷信的人真的好辛苦

在這個當口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來了 --
學校寄來通知一張
才六歲的 Ethan 居然已經近視了!
第二次驗光的結果右眼 100 度、左眼 150 度
想到那麼漂亮的一雙眼睛從此再也看不清楚
為娘的心痛與懊悔的程度達到頂峰
雖然戴起眼鏡來除了 goofy 的嘴巴以外
其實也還是蠻帥的
愚忠的媽媽自我催眠中...





這些惡耗全部加起來
引發了我有生以來最最最嚴重的一次、
歷時兩週半、
到現在還沒全好的蕁蔴疹





至於到底為什麼要裸背搏版面我也不知道
這是我的 blog

版面不都是我自己的嗎?
而且還是這麼破壞形象的背??


手術前一週
姊姊開始密集教誨我各種一個好太太應注意的 do's and don'ts :

「 他開刀前妳不可以一直哭讓他心煩意亂喔! 」
看吧! 我就知道陸戰隊健兒不可以亂哭
所以我都夜裡哭

「 但是妳也不要看起來太高興,這樣他會以為妳都不同情他... 」
可是我的確不太同情他啊!
怎麼辦?
而且照妳說的我既不能哭又不可以笑得太大聲
那到底臉上要有什麼表情?!

「 妳不要拉著他一直講話、他會覺得很煩; 而且醫生都說了,他開完刀喉嚨可能會很痛。 」
我真不該 disclose 這麼多重要訊息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 妳要讓他多休息多睡覺,如果妳睡不著就自己找事情做,千萬不要藉機找碴! 」
我對天發誓
通常都是我一個人深夜上網發文看照片玩得好好的
是他來找我的碴的

雖然我一面聽一面在心裡小小聲地頂嘴
當然也可能有幾句一不小心冒出來
可是 in reality 我真的收斂很多
所以這一陣子長期性處在打落牙齒和血吞這麼一個狀態
By the way
這篇文裡面所有粉紫色的字都是我輾轉反側的內心戲
為了顧全大局不能說出口
啊就開個刀嘛到底這個局是有多大
我憋得都快要得躁鬱症了
If I haven't gotten it some 20 years ago

這麼多 don'ts
沒有幾個 do's
我問 RG
所以你開刀我到底要幹嘛、能幹嘛?
「 妳要照顧我啊 」
「 照顧好了之後呢? 那我很無聊啊! 」
「 無聊嗎? 那不然我們跟醫生借助聽器好了,我們來玩醫生病人的遊戲... 」
RG 臉上帶著一個 average 的 BAE 絞盡腦汁能做出來的最邪惡的笑...
「 啊? 為什麼要借助聽器? 」
「 A 片裡面 role play 不是都要玩醫生病人的遊戲嗎? 怎麼樣啊? 」
BAE wink wink、繼續偽邪惡中...
「 大哥啊,那個是聽診器啦! 聽 - 診 - 器 - 啦! 我跟你助聽器勒!!! 」
如果你連男人必修的 A 片情節都記不牢的話
你有權保持緘默
因為任何你所說的話
都有可能成為呈堂證供出現在你老婆的部落格上





開刀前一天
豌豆王國的國王、皇后與王子 anxiety level 明顯升高
豌豆國王關心的重點有三 :

1) 去醫燕要帶一個袋組,你們都撙彆好了嗎?
拜託
我們才住一晚
我的打包技術足以應付一家大小坐飛機去 Disney World 一週
安啦

2) 手術後有一種鑽用的美龍貼組,一定要請醫孫開,貼在桑口上疤就不會太蘭看
天啊
真的有男人擔心穿了衣服就看不太到的疤有多大嗎?
像我這種陸戰隊健兒
便是真正擔心得要死的事
i.e. 剖腹產以後還可以穿比基尼嗎
都還會為了面子撂句 「 怕什麼? 就算砍頭也不過碗大的疤! 」
為什麼這些豌豆皇室這麼不擔心丟臉?

3) 要記得問醫孫什摸時候口以洗澡
不必問醫生啦
問我這個開過兩次刀幫你們生了兩個金孫的就好了
我的答案很簡單 --
a) 癢得自己受不了 or 臭得別人受不了的時候就可以洗了
b) 就算傷口不小心弄濕,拿個毛巾拍一下就乾了啦

開刀當天
像我這種一生一次去地方法院公證結婚都遲到的人
按照慣例是要搞到太晚出門的
在車上為了緩和 RG 鐵青的臉
我打開 CD 開始無限量 KTV 放送
( 這樣真的可以緩和到嗎...? )
第一張是張惠妹的專輯姊妹
才唱第一首
就覺得太不祥了
人家要開刀
我在這裡唱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
不行不行換一張

第二張
熊天平的雪候鳥
第一首還挺溫馨
只有在唱到長長的黑夜寂寞陪我入睡的時候我的心裡咯噔了一下
第二首整首有夠不吉利
我不信你忘卻我不要我單飛沒有你逃到哪裡心都是死灰實在令人受不了
天都為我傷悲冷的愛快枯萎任漫天風雪覆蓋我的心碎唱得簡直我都想給自己兩嘴巴
換一首換一首
唱著唱著又唱到埋葬我的善良純潔
埋葬耶!
這時候除了歲月不知人間多少的憂傷何不瀟灑走一回
或是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大概有沒有比這更不吉利的

就這麼天人交戰地唱到醫院
既不敢突然停下來因為擔心 RG 查覺出我的異狀
雖然他從來都查覺不出任何人的異狀
你看
他自己脖子上的異狀他不也沒感覺?
跳歌換 CD 的時候還不能解釋為什麼
當然也不是說我想解釋人家就想聽
Most of the time 我嘴巴一張開
RG 就開始反射性地嗯哼嗯哼 or OH REALLY
開不開刀都一樣啦

到了醫院
我們心情又都好了起來
好像有一點再不好起來要是等會兒就要天人永隔了怎麼辦的意思
報過到換了衣服
我們愉快地在 pre-op 的小隔間裡等醫生、玩自拍





不多久醫生進來在 RG 脖子上一陣比劃
多了六個點跟一個簽名
人為刀殂、我為魚肉啊





再過幾分鐘麻醉師也來了
這邊跟大家介紹一下
麻醉師是我的艾維斯普里斯萊表哥
約翰霍普X斯醫學院畢業、UCSF 實習
( 好多 ㄙ ㄕ S 使得這一段有一點唱 rap 的感覺 )
看著兩位名校畢業的醫生信心滿滿地穿梭進出
令人安心了不少
我也突然發現在美國醫生都好 fit 喔
我好像沒見過胖子醫生
而且每一位都修飾得很得體
RG 的兩位醫生都是身高 6 呎 2 ( 目測啦 )、
溫文有禮的帥哥
令我不禁懷疑這家醫院面試的時候是不是也有長相方面的評分比重







手術進行了一個多小時
不過 system is very clean (in my cousin's words) 的 RG
對已經劑量很低的麻醉仍然反應過強
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醒過來
害我擔心死了
在等待的時間裡我玩完了一個拼圖的最後 1/3
拼圖缺了四片
令我不禁想到冬季戀歌裡車禍失憶的裴勇俊
突然之間就擔心起 RG 是不是已經醒過來了
但是已經完全失憶所以醫護人員正在跟他解釋他的太太在外面等他
然後他說 "But I'm not married; I'm just in an open relationship. We're keeping our options wide open."
You know
失憶的人醒過來通常個性會稍微有點不一樣
本來講得不太輪轉的語言可能也會突然打通七經八脈

想到這裡我又安慰自己
妳瞎擔心個什麼呀
人家任光晞腦瘤開刀之後失憶
可是過了六年還不是又想起一切了
中間也才交了一個女朋友而已
最多老娘等他六年嘛!
看我這個內心戲演的多逼真、多痛苦啊!
小小彬月入 20 萬
我的月入怎麼比他少這麼多?!





醒來以後
我在病房裡看到他
第一個反應是謝謝老天跟陳家的列祖列宗保佑
真的
把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人完整無缺 ( minus 一個八公分的水瘤 ) 地還給我
我除了謝謝大家沒有其他的話可以說





第二個反應是天啊這該不會是倪匡換頭記的真人版
因為他脖子上那圈紗布纏得之大之厚
令人不禁疑惑他是不是整顆頭被醫生旋下來
接到另一個身體上
不然幹嘛纏得那麼緊
翻開被單看一看
還好沒有被換成人頭狗身的科學怪人
當然也沒有被換成 Daniel Craig 的身體





照完幾張宣傳照片
RG 正式進入豌豆模式
一忽兒冷
一忽兒熱
一下子要冰塊
一下子要棉被
這一分鐘頭昏
下一分鐘喉嚨痛
晚飯送來的時候說我不餓而且我頭昏今天不吃晚飯了
等老娘幫他吃完了拍拍肚皮之際他又說妳可不可以去幫我要一個三明治...?
我謹記姊姊的教誨進入小媳婦模式
一一滿足其要求
因為沒人陪我講話
閒得發慌還把被單鋪得一絲不茍....





再把病房裡的公佈欄給整理得煥然一新...
連隔壁床那邊的公佈欄也整理囉
就可惜忘了照 before 的照片
沒辦法來個 before vs. after
真的差很多!






因為醫院的單人病房當晚全滿
所以我沒辦法獃在醫院陪他
回家洗個澡、吃個零食、往 Flickr 上奔個照片、抱著 Oli 睡一覺
隔天早上再回去
發現在我多年的操練下
豌豆王子居然有那麼一點轉型為談笑用兵的兩棲蛙人的傾向了!





出院回家
豌豆皇后已經煮好一大鍋母愛稀飯與多種爽口小菜
我則繼續忙碌的一天
拿了藥、
從學校接 Oli 送到褓姆家、
回家連開四個會及 meet a few deadlines、
上 Flickr 快速瀏覽一下最新的照片、
四點半前趕往 Ethan 的 ice skating class、
再替自己買一雙小時候夢想已久的白色冰鞋、





回家前 stop by 超市買野生鱸魚...
日子在馬不停蹄中迅速回復常態
唯一的不同是

文弱書生多了一條傷痕
正式進化為有刀疤、有過去、漂丿的男子漢 !

44 comments:

littlelittlefish said...

1!!!!!!!!!!!!

littlelittlefish said...

now I can take the time to read it. :)

littlelittlefish said...

太好玩了!什麼事被你一寫都活靈活現的。
btw, 你去醫院是去選美的嗎?照片一張比一張美,笑得那麼嬌艷我們會忘記看到豌豆王子的。
btw2, 那天沒有順便轉去旁邊的shopping center,你算很克制了。非常“behaved". good job!

littlelittlefish said...

btw3, 覺得豌豆王子開完刀後略有清減,更帥了!
btw4, 父子兩戴了眼鏡後簡直像到不行。
btw5, 不知道April那雙動人的眼睛什麼時候也會隱藏在眼鏡後面。想到這裡難過不已。

littlelittlefish said...

第一次拿第一,興奮到一句話要分成五次說。\\blush

Shuyi said...

妳沒說我都忘了把 "用大禹治水的精神面對 Stanford shopping center" 加入我一長串的彪炳功業裡
可不是嗎嗎嗎嗎嗎嗎嗎嗎?????!!!!!

littlelittlefish said...

還有, 害我看了熱血沸騰也好想更新一下blog(雖然精彩度一般只有你的587.32分之一)!
讓我好好醞釀一下吧~~~~

Shuyi said...

妳這麼久沒寫中文希望妳還記得望~穿~秋~水~是什麼意思!!!

littlelittlefish said...

再說一句,文筆好的人想象力都好~~~~~豐富。什麼閒七雜八的流行歌曲,名人緋聞,社會現象,甚至科幻小說,言情連續劇,都在你腦袋中跳動,隨時可以領命上陣在文章裡扮演重要的隱喻明喻角色,太厲害了!

littlelittlefish said...

其實我也”有話要說“,但總是沒寫完就給打斷了,然後就沒時間完成了。等下次更新的時候大概都是蜜小學畢業的感慨了。 :)

littlelittlefish said...

最最後再說一句就去睡覺。
我覺得我是常年處於一種被需要的狀態。等到我需要自己的時候,就發現已經沒有時間了...

Shuyi said...

最後這一句既甜蜜又感傷
聽了先為妳驕傲
繼而為妳惆悵

Tian said...

在你们姐俩儿后面,我这个还算“沙发”吧。

6 said...


等了这~~~~~~~~么多天
就排在第十四
还完全没有时间读!!!!!!!!!!
I HATE MLK DAY!!!!!!!!!!

Tian said...

看的觉得很幽默,可是读的心中很柔软。

天地良心,我是读完了才留言的!我家的教育是对待一切都是“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藐视”(毛老爷子的话)。那就是不排除一切risk,但是也觉得不慌慌张张,兴师动众。ld两次手术,我都是冷静面对无微不至,但是担心害怕都没有外露,对我这个是再自然没有的处理方式了。

对于手术我是很怕的,不怕手术本身,怕麻醉。早几年,ld一次拔4个智齿,医生说服了他全麻。我那时懵懵憧憧地在外面等,中间一个助理医生出来对我说,你先生到了预期时间还没醒。事实是,他到了被我扛回家还没有全醒,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家的。后来一个学麻醉的朋友说,你们胆子真大啊,这么草率地就全麻了。可是可是,面对医学专家,我们可以有什么input呢?自此我对全麻就有了心结。前一段时间我耳朵边上长了个囊肿,长的很快。有了糖糖以后,凡事我都不敢疏忽,跑去看医生。看了几个专家,做了头部ct以后,他们说手术拿掉吧。我问局部麻醉吧。他们说,不行,必须全身。我就开始担心了,担心的头发都掉了几根。天可怜见的,听了我的祷告,这个囊肿居然自己变小了,我赶快跑去把手术取消了。

Anonymous said...

笑死了

shuyi是不是走到哪里,收拾到哪里。下次要请你来做客,我家一定可以升级到净衣帮

nemo

cheerios said...

写得实在太好玩了
RG最后那张照片实在是又帅又man哦

园子妈 said...

先热烈庆祝一下刀疤男英俊不减(plus 一条非常man的刀疤),手术成功!

shuyi一篇博文实在信息量太大,千头万绪好多想comment的东东,待我慢慢写。。。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真的是8.3cm啊?太厉害了。型男更有魅力了!
没想到shuyi也有荨麻疹的困扰,我也有,同病相怜一下。
太佩服你了,真的是一天48小时的人啊!!
valentine就买助听器,哦,不是,是听诊器吧:p

maya said...

那个医生满脸笑意完全在说:这个刀开得太值当了!可以和酱紫的美女合影。

有许多点我特别有同感,有许多点我太佩服你了,居然这你也能想到!这一点最最赞同:男人是灰常娇气的人种,男人感个冒做老婆的都能被他JJWW烦死,别说开那么大一个口子,在脖子下面换头了!!!

严重安慰豌豆王子
更加更加严重安慰豌豆夫人
还好这样一来成就一篇大大大作,和美美美照片!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刚和lg打完电话,也来抱怨一下我家的豌豆王子
牙疼跟我抱怨两天了

Tian said...

我家的原来不豌豆,生生的被我“养”成豌豆了。

园子妈 said...

真的是呢,大多数男len都是豌豆王子呢!
前两天我看到领导蹲在医药箱前,
伸头过去一看,len家正在给手上一条不到两厘米的小口子涂消炎药膏!
想我这样的在雪山上摔伤了腿都不肯彰显软弱call snowmobile的len那真是要紧要牙关才能
不显出鄙夷与惊悚的表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这样小时候常年膝盖两坨黑咖吧的len还是很羡慕领导两条疤痕less的腿的。。。

园子妈 said...

不知道shuyi的荨麻疹好了没,
话说我生完言祖坐月子期间也大规模爆发了一次,
不过限于手脚,
我觉得是因为吃酒酿下奶的缘故,
领导认为是我刚生完娃又要和多年未住在一起的父母磨合导致的stress out,
后来发现也有可能是生产麻药的后遗症,
anyway,痛苦了几天,
用了Eucerin Calming Itch-Relief Treatment 居然奇迹般的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
shuyi不妨四马当活马试试。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园子妈一说,我觉得是不是被那么多粉色的小字不能一吐而快憋的?
我妈说跟免疫力下降有关.....

Shuyi said...

標準 --
我最怕的也是麻醉
腦海裡幻想出很多一躺下去再也沒有醒過來的情節
我還忘了寫
RG 被推進去前我表哥提醒我是不是跟他說一兩句話
(對,我真的還要他提醒...)
我的直覺反應居然是 "Good luck!"
等走出來以後我才覺得聽起來實在太冷血了
好像說 "你一人人奮戰去吧,恕我幫不上忙"
然後我又自我解釋
他有我們全部人的祝福
又有兩位這麼好的醫生
現在只要加上一點運氣就夠了 :)

很多能幹又有同情心的老婆都會一不小心把老公寵成豌豆王子
不過我發誓 RG 天生就是這樣
再加上他媽媽太有同情心
出院以來他媽還沒讓他出過門
連站在通往車庫的門口都不行... :O

Nemo --
哪天去妳家一定好好幫妳整理
我最喜歡整理了! :D

Cheerios --
最後那一張還不是我導演的呢!
所以我說他真的朝我這個 end 靠攏了很多

Eve --
我的 rash 最討厭的 feature
就是全長在穿衣服很 critical 的地方
我下午還在跟 little fish 抱怨我這一季都不能穿 skinny jeans... :(

Sunny --
那個醫生 i.e. 我表哥的老婆才叫漂亮呢!
長得像安以軒加 AJ
不騙妳 :)

圓子媽 --
妳這個 "要紧咬牙关才能不显出鄙夷与惊悚的表情" 刻劃得太傳神了!
我是要閉緊嘴巴才不會噗嗤一聲用力笑出來
比如 RG 的媽媽一把將他從通往車庫的門口抓回來、
因為 "A令啦!" (會冷啦!)
而當時他身上穿著兩件長袖
家裡開著暖氣
唉!

手腳爆發蕁蔴疹聽起來很像是藥物過敏
我生完是對 betadine 過敏 (好像就是用來消毒擦的碘酒)
c-section 會在肚子上貼 (不止是擦了) 一塊超級大的 betadine 膠布
等膠布撕下來
我在幾分鐘內非常有效率地長出一整片長方形、密密麻麻的鮮紅色 rash... :D

謝謝妳的推薦
我會趕快試試 Eucerin Calming Itch-Relief Treatment

Tian said...

shushu,忘了跟你握手这个”随时随地收拾”的“毛病”了。我有两个毛病:1)别人来办公室找我说话,时间一长,我就忍不住利用这个空挡收拾起我的桌面抽屉等等。经常是别人在那里口若悬河,我在这里摊开再sort。2)去人家家,忍不住要边聊天边把人家茶几的上上下下整理了;边帮厨边把人家厨房柜子里面摆齐了。临走会对门口的鞋子和信件忍不住地发表一下concern。有了糖糖以后,这个“毛病”得到发挥的空间小了很多。

6 said...

被你逗死了
陪胖子睡觉,偷偷笑的抽筋。。。

老婆的荨麻疹好了么?
安啦~ 偶你细戴眼劲也还素粉帅~


我跟你说哈
我跟小阳同学在电话上面讨论过这个问题
跟家教关系很小
基本上就是
他们男的就是娇气!
我们家这两个样本就是杰出代表
每次感个冒就好像得了绝症一样!

所以RG酱紫已经非常MAN非常了不起非常坚强了!

Nia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太同意6的了,RG真的非常了不起
感个冒就被说的生不如死一般,还嫌我没同情心!

你家女眷的合影简直是走红地毯般璀璨啊!

One day at a time said...

这么血泪的事情都被你写的这么好玩 :D

荨麻疹一事我刚刚在去年11月份第一次大面积爆发过,就是我妈妈做手术之后,连续吃了两个星期benedryl,后来又改吃claritin,大概用时三个星期基本消失了,当时真的以为要一辈子天天吃了!我也倾向于stress引起的荷尔蒙失调免疫力下降造成。

A said...

i am soooooooo late! SHULP, YOU ARE SO FUNNY

我也感觉荨麻疹是stress引起的荷尔蒙失调免疫力下降造成。。就是要多加小心。。

我家这位,4年前开始,到现在,一直拿CLARTIN扛着,我都担心死了,可是没有办法。。夏天吃的时候频繁,冬天的时候几天吃一次。。。

你们谁有好的办法,拿来SHARE SHARE?

lanfear said...

对,RG已经很不错了。我家的豌豆王子每次感冒之类的小病都会跟我说,太难受了,自己估计是得了绝症,挺不过去了。我听了以后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肚皮娘啊,泪哇哇的握手。除了臭美所谓双眼皮外,我家这个也是。有点莫名其妙的不舒服就抱怨,我说看医生,他就说,没什么啦,我只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说不定那天就玩完了......

荨麻疹:如果2-6个星期内好了,我记得大部分属于外界引起(当然跟自身也有关系),但是如果超过6周,并且经常复发,很可能跟基因相关,感觉是无解的。如果跟我一样2-6周好,仔细找找原因,看看是怎样的外界因素。美国医生在这个方面完全不靠谱,就知道不停化验排除法。我认为我是高湿度下的soil过敏,他们却不认同。
anyway,如果偶尔发生,我觉得没什么。如果反复发生,还是想办法找到引发源的好。另外,必要的话,中医调理调理。

Starsea said...

写的太好玩了

Shuyi said...

Nian --
我要把我的 email 給妳
像妳力道這麼強大的、佐證十足的 comment 放在這裡
如果 RG 看到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下次偷偷寄到我的 email
我再決定是不是應該多同情他一點 :)

所有也得過 urticaria 的倒楣的朋友們 --
醫生替我驗了血
發現一切還算正常
所以壓力很有可能是源頭
這幾天來 RG 在家裡變本加厲地豌豆
又有雄厚的靠山
令我壓力感劇增
Rash 竟然又回來一點點了
嗚嗚嗚嗚嗚

Nian said...

啊?这样子啊?我猛料还没说哪!:D

One day at a time said...

pat pat w2. 希望这轮发作赶紧过去,另多调节调节自己的心情,不要总把笑容留给别人把痛苦留给黑夜。唉,只有得过这个倒霉的病的人才能理解rash有多烦。。记得每天早上看见rash一点点起来的时候心理简直是绝望,而且穿什么衣服都不对劲,每根毛孔都处在紧急警戒状态,血压也增高。我当时咨询了一个同事之后更加绝望,她得了30年,每次发病10个月左右。。。

是Iaya你老公有这个嘛?我真的以为都是女的才有这荣幸。。。

稚齡姐姐 said...

還好RG沒事,辛苦你了,你們還可以拍照拍得這麼開心,真是太歡樂了。佩服佩服!

看到他開刀的故事讓我回想起去年的某一天......不過我實在是不想再提了,就當做沒發生過吧。

希望RG早日康復!

MI6 said...

原來是我看錯人了,我本來一直以為乳溝兄本來就是一位海陸男兒了說,看他生猛有力的模樣。沒想到原來是文弱書生型啊。話說有疤的男人最帥了,這下他連西裝或皮夾克都不用穿就電死一堆加州辣妹了。

S&S said...

可怜又幸福的RG! 小鱼这个姐姐真是唠叨哦,基本和道哥我一个唠叨水准的。;D
Ethan带眼镜也会帅成酱紫,猛一眼看上去,很有钟汉良的味道。太帅了!

Kailean said...

看到最後溜冰的畫面好有感覺喔(對不起我畫錯重點)

我之前學了幾期,也好想要買一雙自己的鞋,而且真的 一定要白色的那種花式溜冰的鞋!無奈最近阮囊羞澀...只好無限期postpone.

你是在哪個冰場溜的啊?南灣也有嗎?

A said...

shulp这个月还没有交作业?

Shuyi said...

豌豆王子好多了!
謝謝大家
他現在正用著早晚兩種不同的 Mederma
務求可以還他如蝤蠐般的頸部肌膚~~~ :)

Kailean --
我們都在 sharks ice 溜
http://www.sharksiceatfremont.com/index2.html
Ethan 每週五下午上課
我們週末去過一次
以後還會常去
我覺得 ice skating 真是物美價廉的娛樂
兩個小時才 $8
買十次送兩次
溜冰鞋租一次 $4
買一雙也才 $60 - $70
跟滑雪比起來簡直便宜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