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Civilization

我的哥哥姊姊小時候均痛恨幼稚園
哥哥的英勇事跡我記不得了
姊姊則是上了幾天就回家告狀 :
「 學校裡有一個綁辮子的女人說,如果我再哭就要把我丟進河裡去! 」
媽媽一聽事態非比尋常
居然有人膽敢恐嚇我女兒
隔天跑到學校視察
視察結果發現該綁辮子的女人是一個比姊姊還要矮小的四歲女生
其口中之小河乃學校裡的一條小水溝

Anyway
幾年後到了我該上幼稚園的年紀
有了不成材兄姊每到上學時分就哭哭啼啼的前例
爺爺奶奶咸認這個最小的就免了吧
反正上了幼稚園小丫頭也當不了太空人
何不省下那一個月九十元新台幣的學費
( 真的是九十元,每個月月初或月底裝在小小牛皮紙信封裡交到學校去 )
多炒兩頓醬油肉絲或 「 小眼睛的東西 」 ( aka 蝦子,我的最愛之一 ) 給我吃還實在點

不想我小時了了的耀眼光芒是大人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所掩蓋不住的
特別是姊姊上小學以後
據說我一個人在家裡無聊至極
就開始天天吵著要上學
姊姊一回家便摸著她的嶄新書包和制服裙子雙眼放光
( 顯然從小就非常 into accessories... )
爺爺奶奶熬不過我的殷殷懇求
好吧
就讓她上學吧

所以我是全家唯一一個領到台北縣五股鄉文愛幼稚園畢業證書的好學生

Ethan 兩歲整我們從善如流
把他送往家隔壁的蒙特梭利幼稚園
蒙特梭利耶 !
這在十幾年前的台灣不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才能上的嗎 ?
我們意興揣飛地領他上學去
對小兒童的哭啼打鬧充耳不聞

幾個禮拜過去
一般小孩早已放棄掙扎
Ethan 還是每天早上放聲嚎啕要上褓姆家
令我一度懷疑高級的蒙特梭利裡是不是也有一個綁辮子的女人
不出多久證實了學校裡雖然沒有綁辮子的女人
倒是有幾個忘記替小朋友換尿布的女人
某天放學回家我替他換衣服
褲子一脫下來發現包的還是一大清早出門換上的尿布
( 我之所以一眼就看出來可不是我用 marker 在尿布上做記號,我再怎麼變態還沒到這個地步; 純粹是因為我們在家裡包一般尿布,學校裡放 pull-up )
這也算了
尿布包了一天居然還是乾的
難道這個可憐的小孩一整天沒喝水也沒尿尿 ?

隔天懷著一絲希望盼著老師說她們昨天不小心用了別的孩子放學校裡的尿布
或是她們開始定時帶他去 potty 了
結果都沒有
老師翻了翻白眼再翻了翻本子、
決定道歉認錯
這個小孩真的一整天沒有換尿布的記錄
喝沒喝水則沒有人知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們當機立斷替 Ethan 找了另一個 home-based 的褓姆家
接著一直拖到他三歲多才送往另一所蒙特梭利
Ethan 在那兒快快樂樂待到上公立學校的幼稚園
有了這所蒙特梭利的愉快經驗
今年三月我們便替 Oli 報了名

本週一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歷史性的一刻來臨
Oli 終於把該打的預防針都補打完了
可以上學了
以下是 Flickr style 的 Oli 上學頭三天記實


Day 0

天哪
這個前一晚還拎著枕頭被子賴在我們床上、
睡前還要用奶瓶喝一瓶 8 盎司牛奶的小人
隔天就要上學了
親朋好友們對於我這個寵 Oli 到極點的媽媽明天究竟會不會哭
約莫已經開始紛紛下注





Day 1

早上起床
渾然不知今天要幹啥
還用非常嫵媚的姿態自己刷牙、讓爸爸換衣服







鏡頭帶一下每天早上我們是怎麼伺候 Ethan 的
六歲的小一學生還是躺在床上閉著眼睛讓人幫他穿衣刷牙
More than 50% of the time
我們其中一人還要把他扛下樓





反倒是 Oli
大部份的時間是自己這麼虎虎生風地走下樓





上了車
心情仍然十分平靜
在晨曦中吃著橘子當早餐





進入校園前一刻





媽媽在本子上簽到





在 playground 裡玩了十分鐘
決戰時刻終於來臨
在 April 的幫助下爸爸把 Oli 交到老師手中
正式開始第一天上學
媽媽不但沒有哭
還笑得很高興地在門外張望聲嘶力竭的小 Oli
輸的人請把錢交給賭場女老闆 Mia 小姐





對 Oli 而言非常幸運的是
他心愛的 April 姊姊不但跟他同一所學校還同一間教室
由於我們有這麼一位外型冷豔神秘...





舉止熱情大方的...





... 美籍華裔國民黨女特務
Oli 雖然只會說幾個字
我們對他在學校的行為卻瞭如指掌
根據國民黨女特務的第一手消息指出
第一天 Oli 哭得非常 loud
而且一直哭一直哭
除了 going outside 去 playground 的時候
都沒有 stop

所以不過上了半天課
中午我去接他送往送褓姆家的時候已經是這個景象





不過愛耍帥的人禁不起誘惑
好話一講還是乖乖背好書包讓我拍下比較可以見人的照片





送抵褓姆家的時候
車子還沒完全停下
比我還要寵她的褓姆麻米已經迎了出來
心疼寫在臉上
簡直恨不能以身相代
讓她自己替 Oli 上學去

Oli 是個典型的招子很亮的 second born
充分利用任何唾手可得的同情
一進家門立即 collapse
一面乾哭一面找自己的枕頭
然後把枕頭在專屬位置上擺好、
斜簽著身子躺下、
拿出包包裡的玩具車捏牢、
用力吸吮大拇指、
嚴拒麻米 offer 的一瓶熱騰騰鮮奶、
最後指定看某一張我忘了帶的 DVD
( 所以我還得幹聲連連之下奔回家替他拿了送過去 )
從頭到尾但見他姿態做足
褓姆無比同情的一旁伺候
整套儀式下來我眼前彷彿出現吃了敗仗的拿破崙回到約瑟芬的懷抱


Day 2

有了前一天的經驗
小人這下不傻了
堅決不進教室
也不肯先去 playground 玩
我們就這麼警匪母子對峙了 15 分鐘
一開始只是很有戒心地抱著包包坐在椅子上....





後來覺得躲起來應該比較不容易被老師發現...





可是又忍不住好奇為什麼其他的小朋友們都肯快快樂樂地魚貫進入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房子...





終於鐵門嘩啦一響
美籍華裔國民黨女特務踩著輕快的步伐奔進來
看著救兵到來
我生平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什麼叫作如釋重負





國民黨女特務和另一位看上去應該是她表姊、
顯然是個更集冷豔神秘與熱情大方一身的的女特務
對 Oli 進行道德勸說
希望他能夠架著米格機帶著小書包投誠





可惜女特務們空有外表
統戰工作成效不彰
到頭來還是得出動武裝部隊鎮壓







事後根據女特務一號的報導
Oli 第二天只有 cry a little bit
( 女特務用大拇指和食指在空中捏出一個 1cm 的距離以顯示其時間之短 )
而且他躺在教室裡擺著好看的、不是讓人用來打盹的 rocking chair 上睡著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女特務顯然對於自己的思想工作之成效感到很驕傲 )
所以不難想見第二天中午接他的時候
我從窗外窺視發現他已經可以跟其他的小朋友一起趴在地上了
雖然看見娘親的時候仍然策略性地 burst into crying within 5 seconds





不僅可以在教室裡旁若無人地睡著
可以跟大家一起趴著
可以把果汁打翻
還可以跟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沙





所以第二天我們抵達褓姆家的時候
歐破崙已經沒有他第一天的銳氣了
儘管約瑟芬仍然對他寄以無限的同情
另兩位小約瑟芬也已經非自願性地被綁上 high chair 準備早早吃午飯
以便大家可以全體陪著歐破崙早點睡午覺


Day 3

由於不是我送也不是我接
第三天完全 Flickr 不起來
僅有冗長的 updates 數段 --

When I arrived, all kids are playing in the playground. I saw O was busy with running here and there. He did not play with any kid. I did not see April, either. O came to the sand box and watched other kids play. The bell rang and he stayed there with other kids. A came to find O and brought him to the line. O saw me sitting in the car and wanted to talk with me. A did not know that and pushed him gently to the line. O was waiting in the line in front of A to wash his hands and line up again to enter the classroom.

At 11:30, I went to the classroom and looked into the window to find O. He was about to find a book to read. Both ladies came to open the door and Mrs. F said O was doing great today. O only cried for the first five minutes. Mrs. S said it is the "door effect." (I guess that means kids feel they are seperated from their parents by the door.) O saw me at the door and dropped the book and ran to me without crying. He behaved very well. Not crying at all. After we came back to the car, I asked him if the school is fun and he said yes. I thinks he starts to enjoy the school more.

When we arrived at K's place, O walked into the house himself. K asked me if O slept at school and I said no. I shared with her O was doing better today.


及珍貴的照片一張
還不是用相機照的
看嘴型大概正在說 :
明天還來上學嗎?
襖嗚 !





感慨萬千啊 !
我的心肝寶貝小 Oli
就這樣踏出學海無涯的第一步

27 comments:

Nornor和Yunyun said...

赞亲妈!
运运15个月开始上学,早7:45到晚6点。
新学校我还一次都没去过:)

Nornor和Yunyun said...

照片更是一张没有

6 said...

2

6 said...

O挤太!!!!!!!!!!!!!!!!可爱了
太!!!!!!!!!!!!!!!!!!!!了不起了!
也太!!!!!!!!!!!!!幸福了(专指有女特务特别照顾一说)

他虎虎生风下楼那张神态跟D一模一样~

6 said...

每张照片都好好笑。
尤其是抱着包包那个系列。
笑死我了。

btw,那我们赌赢了的可以找赌场老板要什么乜?

Shuyi said...

Xiner --
Ethan 上了小學一年級兩個多禮拜我才第一次造訪
還是為了可以買 discounted 的 Jamba juice 才去的
沒辦法
Oli 比較小又比較得寵嘛... :)

6 --
一整個赌场老板都已經被妳贏回家了
妳還不滿意?!
不然妳把我抱回家好了! :D

maya said...

你真了不起!!!!全程相机拍摄耶!
Oli太幸福了,有个漂亮国民党女特务(没有别的意思,只有加上国民党才能突显特务的漂亮)罩着

Starsea said...

恭喜!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不是说老二不受重视的吗
遇到oli,好像反过来了嘛

littlelittlefish said...

Oli did SOOOOOOOOOOOOOOOOOO much better than anyone would have expected. I'm SO proud of him!!!
I can't believe he only cried two days and by the third day he has already made school his own backyard, and handled everything very well. Now everyday after April comes home, my favorite part is to ask her how Oli did today. I'm much more interested in how Oli did today than her. :P

littlelittlefish said...

I have a lot of cute pictures of his first day yet to be uploaded. They are still in my camera. I'll upload them as quickly as possible.

gee, I owe so many people so many things. This darn chip is taking me SO much time that I can't do my REAL job, uploading picture, updating blog, following up on everyone's blog, etc. :S

littlelittlefish said...

me again. I have to say that I was VERY disappointed that you didn't cry that day. I've been waiting for this day almost 3 years!

btw, I'm SO glad that you pulled Ethan out of that HELL M school. That's when I learned how bad a preschool can be.

可可和洛洛 said...

图文并茂,比flickr style更加高杆了许多呀。

O太了不起了!竟然这就算了?不哭了?不闹了?简直好说话得。。。辜负了大家酝酿已久的感情嘛。:D

还记得当年天使刚来加州的时候,小小鱼就是和小表哥一起适应新学校,现在轮到她带小表弟了。。。

可可和洛洛 said...

把14占了先。

Shuyi said...

Sunny --
我自己先寫了國民黨女特務的呀!
我當然知道這與政治無關
只是一個絕對的恭維 :)
而且就算跟政治有關又怎樣
妳們還不是一天到晚對毛主席發誓? :D
除此之外我還加了個美籍華裔
覺得更增添一點不知依人從何處來、
往何處去的神秘感...
太襯 April 那張照片給我的感覺了
(my all time favorite!)

謝謝 SS :)

Eve --
我們家一直都是 Oli 得寵
要不是 Ethan 長得不醜、個性馬虎、功課不壞、體育還行...
他在家裡真的會沒地方蹲啊! :P

Little fish --
Oli 這種表現真是令我跌破隱形眼鏡
我覺得跟 April 在那裡有 500% 的關係
今天早上她在教室門口殷切地等著 Oli
老師把他抱過去的時候 April 雙臂高高舉起想要把他接過去
然後一點也不覺得丟臉地牽著一個號啕大哭的 O 擠去放書包....
說真的
那種姊弟感情之真、之深
比 Oli 踏入校門更令我快要掉眼淚
(可是還是沒有... 讓妳失望了)
據 Ketty 講他今天 nap 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找 April
我覺得他是一覺起來忘了他已經離開學校了
據稱這樣就哭了半小時...
我看再幾個月等他 potty training 搞定
應該就可以上全天了
天啊!
事情還沒到眼前我已經開始感嘆時光飛逝...

煙囪描述得真傳神:
"竟然这就算了?不哭了?不闹了?简直好说话得。。。辜负了大家酝酿已久的感情嘛"
我就有點這種感覺 (knock on wood!)
如果到 Mia 該上學的時候 Oli 還在這所學校的話
Oli 就可以罩著小表妹了
我覺得我們一家真的 qualify 幫這所 preschool 代言! :)

Shuyi said...

BTW
我現在最期待的就是 school portrait day
April 可以和 Oli 一起照
就像幾年前 Ethan 跟 April 一起照
我們一定要 coordinate outfit!!!

lanfear said...

我女婿太棒了。

Totally understand your feeling. 肚皮是一岁上的幼儿园,当年也是哭得昏天黑地,我可是完全没有心软,觉得男人嘛,就得从小锻炼一下。现在轮到元宝,想到她明年上幼儿园的可能惨状就伤心。她哥小时候那么不怕生,现今还时不时在dropoff的时候上演苦情戏。我们元宝这么胆小,怕生,爱哭,到时候会不会哭死过去,愁啊。

littlelittlefish said...

我一直很看好Oli,但他“大将之风”到这个地步还是很让人刮目相看。

应该这么说吧,Oli对学校(或是任何一个新地方新体验)的态度就是,我不是来适应你们的,是你们要习惯接受新的领导人。:) 他到处摸摸看看都带着种检视的姿态,他是来get the situation under control,不是来blend in,或是委屈自己适应的。

当然la, 大丈夫能曲能伸,他也不会傻到给自己找麻烦,硬干些跟自己过不去的事,所以他方向还是随大流,只是态度上仍是非常骄傲。
这娃娃是干大事的材料,阿姨非常崇拜!

littlelittlefish said...

btw, April shares the same feeling.
每次你们中午接走了Oli, 她就开始“思念”。
眼神非常忧郁的看着我,问我为什么老师不让Oli吃她的午餐。:)

littlelittlefish said...

co-期待school portrait day!!!

微米和卡卡 said...

太幸福太温馨了!羡慕死你们了!

另外一定要嘲笑一下小鱼,这个开篇,实在是太太太好笑了。:P

多写你们小时候的故事,为啥你上的幼稚园和哥哥姐姐的不一样呢?

6 said...

我又来大胆推测了
因为他们搬家了

6 said...

话说shuyi我难道不是已经抱你回家了么?!

詹龐德 said...

美籍華裔國民黨女特務,這太有笑點了啦!!!!
帶著神秘身分的女孩,好像更吸引人了!

還有,Oil哭成那樣你們還能幫他拍照,他依定覺得生給你當兒子很莫名其妙。

另外,托兒所跟幼稚園是不是不一樣啊?幼稚園應該是要能自理撇條等雜務才能進去吧...,不然我就不會在上上幼稚園的校車發生把屎拉在褲子上的事了(我很慶幸我娘那年代沒有單眼相機把這醜事紀錄下來)

Shuyi said...

看看 little fish 多麼厚愛 Oli 啊!!
可見我們寵溺 Oli 的共犯結構相當龐大
不能只怪我一個人
嘿嘿! :)

Lanfear
妳女婿的表現真的出我意料
其實他平常沒有這麼 in control
崩潰起來非常地動山搖...
我覺得妳不必太擔心元寶
她看起來就是個很有氣場的樣子!!

明明與 6 妳們為什麼直接 assume 我們兄妹們上的幼稚園不一樣?
我們全是被送到同一個學校啊!
差別只是他們哭我沒哭
不只沒哭還每天都很期待上學
妳看看是不是很突顯我小時候是個多麼與眾不同的小孩?
眾人皆哭我獨笑啊! :D

However
有了我自己的親身經驗
我很清楚小時了了是什麼意思
如果有人發明一個 "小時了了 percentile"
我應該有 98%
所以當媽媽以後我常常告訴自己
小時候乖 / 聰明 / 可愛 / 討喜 / 愛上學 / 課業表現優良
搞不好只是讓當父母的晚操幾年心罷了 :)
On the other hand
小時候傻頭傻腦 / 糊里糊塗 / 不愛上學
長大還是有可能念到一個博士
找到一份好工作
嫁到一個...

嗯...

... a little bit 奇怪的人 :D


MI6 --
(BTW 我今晚剛好在複習 Quantum of solace!)
其實 Oli 上的學校正確名稱應該譯成托兒所 or 學前班 (preschool)
這裡的公立小學從幼稚園大班開始上
在那之前很多家長 (especially 父母都要上班的家庭 like mine) 會把小孩送到 preschool 先上個一兩年課
熟悉熟悉團體環境
所以 preschool 差不多等於是台灣的幼稚園中班和小班

小孩哭當然要照相啊!
父母存在的其中一個作用就是幫他們記錄這些點滴
通常他們哭得愈大聲我照得愈起勁
下次上個 video clip 給你觀摩好了 :)

eve/shanshan jie/whatever said...

太同意了
“应该这么说吧,Oli对学校(或是任何一个新地方新体验)的态度就是,我不是来适应你们的,是你们要习惯接受新的领导人。:) 他到处摸摸看看都带着种检视的姿态,他是来get the situation under control,不是来blend in,或是委屈自己适应的。

当然la, 大丈夫能曲能伸,他也不会傻到给自己找麻烦,硬干些跟自己过不去的事,所以他方向还是随大流,只是态度上仍是非常骄傲。
这娃娃是干大事的材料,阿姨非常崇拜!”

宝贝乖 said...

shushu, 特亲特亲的妈欧。。。

Oli虎虎生风下楼的姿态太帅太COOL了!!!还有,OLI那个书包很好看!

他表现的真是很不错,才第三天就适用的这么好,有个这么漂亮温柔的小女特务在一起,肯定是起了很大地作用都地